林彪之死葉劍英有屈原情結并吟詩

2017-07-14 05:45:33

1971年11月中旬接見軍隊干部時,毛澤東指著葉劍英對與會者說:“你們再不要講他‘二月逆流’了。對于林彪的出走,有著屈原情結的葉劍英自然予以斥責。本文摘自2013年第7期《同舟共進》,作者馮錫剛,原題為《劉邦·屈原·孔明——讀〈葉劍英詩詞選集〉并集外兩首》,文章系節選。


中國開國元帥葉劍英(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60年參觀杜甫草堂,葉劍英寫下這樣的詩句:

杜陵筆落傷豺虎,愛國孤泛斗牛。

葉劍英推崇杜詩,確是出于詩人的心靈交應。“愛國孤”在杜詩中在在皆是,而“葵藿傾太陽,物性固難奪”的情結,在杜甫,又將愛國與忠君結為一體;在葉劍英,追隨領袖,当是政治家本色使然。

1962年9月,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說:前几年的軍事路线與這几年的軍事路线就不同,葉劍英同志搞了部著作,很尖銳,大关節是不糊涂的。我一向批判你不尖銳,這次可尖銳了。我送你兩句話:“諸葛一生惟謹慎,呂端大事不糊涂。”作為軍事科學院院長,葉劍英“這几年”公開发表的有关軍事方面的文字是《偉大的戰略決戰》,系為配合1960年10月出版的《毛澤東選集》第四卷而撰寫。“搞了部著作”則未見发表。宣傳毛澤東軍事思想,除了配合毛選的出版,更是“反對現代修正主義”的現實政治斗爭的需要。從1960年4月发表《列寧主義万歲》等三篇文章開始,針對苏共的“反修”逐漸公開化。這一斗爭既緣于意識形態的分歧,也涉及民族感情和國家利益。赫魯曉夫于1960年夏季以撕毀合同、撤走專家相脅迫,實是適得其反。毛澤東堅決抗衡,中共高層亦同仇敵愾。隨著“反修”的日趨激烈,借助批判苏共的“反對個人迷信”,對毛的個人崇拜也在升溫。1963年3月,葉劍英賦《觀光韶山》:

六億同胞呼万歲,五洲志士稱導師。

欲溯河源到星宿,韶山風物耐人思。

也是在這一年,葉劍英在欣賞了上海昆劇演員的表演之后,興之所至,寫出兩首絕句贈勉演員,其中一首是:

一笛橫陳響太空,英雄高奏大江東。

移宮換羽关時局,吹徹東方万古紅。

1964年秋赫魯曉夫下台后,毛澤東堅持要將反對“沒有赫魯曉夫的赫魯曉夫主義”進行到底,親自安排发表胡喬木、趙朴初的“反修”詩詞和散曲。1965年恰值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20周年,林彪署名的《人民戰爭勝利万歲》一文发表。這年9月4日,葉劍英賦七律一首:

百万倭奴壓海陬,神州沉陸使人愁。

內行內戰資強虜,敵后敵前費運籌。

唱罷凱歌來灞上,集中全力破石頭。

一篇持久重新讀,眼底吳鉤看不休。

后來,作者將发表時的原題《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二十周年》改為《重讀毛主席〈論持久戰〉》。在同一時段,葉劍英寫出了為毛澤東所激賞的七律《望遠》:

憂患元元憶逝翁,紅旗縹緲沒遙空。

昏鴉三匝迷枯樹,回雁兼程溯舊蹤。

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龍。

景升父子皆豚犬,旋轉還憑革命功。

此詩发表于当年10月16日的《光明日報》“東風”文藝副刊。12月26日,毛澤東興致勃勃地將此詩寫贈前來看望的毛岸青夫婦。毛澤東不但書寫出登載的報刊和日期,而且將詩題改為《遠望》,并在詩題下加寫“在大連棒棰島”六字,表明知悉寫作的處所乃至緣起。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