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漢朝與大月氏滅匈奴窺探中印巴关系

2017-07-14 05:09:17

現在中國在中印邊境陷入了和漢朝初年對匈奴一樣的窘境。現在的中印巴三國关系,很像历史上的漢朝、匈奴、大月氏的关系。


漢武帝一改漢太祖劉邦白登之圍后世代朝廷奉行的和親傳統,以強勢態度積極地對付匈奴(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印度是匈奴,與中國時戰時和,大和平環境下,經常展示武力,不停地挑釁中國。

巴基斯坦是大月氏,實力比印度弱,與中國关系較好,希望拉中國一起對抗印度。

漢朝鑿空西域,聯系大月氏共攻匈奴,意外開辟了絲綢之路。中國在全球市場化的基礎上,聯系巴鐵搞中巴經濟走廊,從喀什到瓜達爾港,軍事利益和經濟利益都很大。

漢武帝與匈奴開戰的導火索是馬邑之謀失敗,漢匈兩國撕破臉皮。如果洞朗地區不是馬邑之謀,那這個謀在什么時候,在哪里出現?

馬邑之謀之后上演漠北大決戰,霍去病封狼居胥等一系列史詩巨著,中印巴三國再度聯袂出演,重新演繹經典名著。

当時三國處在怎樣的一個窘境呢?晁錯的《守邊勸農疏》,就抗御匈奴問題深入議論:今使胡人數處轉牧行獵于塞下,或当燕代,或当上郡、北地、隴西,以候備塞之卒,卒少則入。陛下不救則邊民絕望而有降敵之心。救之,少发則不足,多发遠縣才至,則胡又去矣。聚而不罷,為費甚大;罷之,則胡复入。如此連年,則中國貧苦而民不安矣“。

匈奴到了邊塞之后,觀察漢朝守備力量,兵少就進,朝廷如果不发兵救援,邊民就會絕望,以至心生降敵之心。如果发兵救援,发少了人不夠用,发多了,路遠而至,匈奴已經走了,如果駐扎在邊塞,則花費非常大,如果罷兵,匈奴又再次回來,連年這樣,錢財折騰不少,民心還會不安。

晁錯這段話說的很透徹,甚至可以適用在今天中印邊境,西藏地處高原,地理、氣候等環境惡劣,長期駐扎大量軍隊靡費甚巨,道路網難以建立,給養困難,是用兵最難之地,而印度一側則一馬平川,所以可以駐扎數十万軍隊和中國對峙。而在錫金段邊境线,中國一側的地理環境守則有余,攻則不足,這個狀況非常難改變。

現在看打破這個僵局,有可能在中印邊境另外一側,即中控克什米爾之阿克塞欽地區外的拉達克,這個地塊西側就是連接喀什和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中巴經濟走廊,是古代絲綢之路到印度的傳統商道,中國擁有的喀喇昆侖走廊也位于此處。在這地方用兵,會获得巴基斯坦的直接幫助,不會產生洞朗地區”沒朋友“的尷尬局面。

重要的是,印控克什米爾處在中國和巴基斯坦的兩面夾擊下,巴基斯坦可以從西側,中國從南側和田地區和東側阿里地區同時對印進行進攻,這條线距離印度首都最近的直线距離是320公里,對印度的震撼可以說是相当大,中國即使僅做一次佯攻,都令印度膽戰心驚,起到圍魏救趙的作用。

(惠風 綜編)

相关閱讀
  • 印媒暗示邊境對峙與習近平軍改有关

    過去數十年間,中印之間的軍事對立最多就持續几周,而中國和印度這次在錫金段的對峙已經延續1個月了。到底這和習近平有何关系呢?

  • 邊境對峙正酣 中國挖牆腳令印度慌張

    中國強化與南亞國家尼泊爾的关系,引发印度擔憂。据報道,尼泊爾8月將接入中國互聯網,印度的“壟斷”將終結。

  • 印學者稱印度對華戰略存致命傷

    中印雙方對峙僵持不下,印度學者認為,最近的冲突只是印度外交政策的縮影,眼下的印度正在以夢游的方式前行,沒有任何明確的願景或戰略。

  • 印媒:印軍被命令不可后退一步

    在中印邊境對峙的4周里,印外交部只发表了一份聲明,印度政府內部給人的感覺似乎是有意淡化與中國的對峙。但實際上,印度軍隊已經得到不退讓的指示。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