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汀:200年前實錄文學中的女性覺醒

2017-07-14 04:09:08

簡·奧斯汀的文學作品雖然存在一定局限性,但是在文學史上,她的作品獨樹一幟。她的小說詳細地描寫了19世紀英國民間生活,并對当時某些社會現象進行了生動的諷刺,這是同時代作者難以與之相比之處。本文摘自 2017年7月14日《光明日報》,作者汪湧豪系复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原題為《200年后,回望簡·奧斯汀》。

凱拉·奈特莉在《傲慢與偏見》中劇照。 (圖源:豆瓣電影)

“簡迷”——這是英國兩百年前的女作家簡·奧斯汀(1775—1817)的粉絲們的自稱,在英國,它所代表的文學粉絲团體之龐大和熱誠,几乎只有莎士比亞的“莎黨”能夠相比。到今天,奧斯汀最出名的小說《傲慢與偏見》總計銷售超過2000万冊,在全球擁有無數讀者,且被數次搬上銀幕。奧斯汀逝世200周年,為什么人們對她依舊迷戀?

許多人不明白簡·奧斯汀的小說好在哪里——不就是整天圍著客廳或舞會嚼舌頭,隔三差五議論某人有多少財產,多少鎊收入,然后變著法兒將漂亮的小姐都許配給位尊而多金的紳士?這也太俗濫了。至于借人物之口,指某位紳士沒夢見某位小姐,而那小姐已先夢見人家是有失體統的,更坐實了夏洛蒂·勃朗特對奧斯汀不懂愛情的批評。

可不能否認,正是這個從未上過正規學校的小女子,超越了当時一班被稱作“女才子”的古典文學研究者,還有海伍德這樣有著“小說夫人”冠冕的作家,成為如實描繪攝政王時期英國中產階級日常生活的聖手;甚至還超越了時代,成為英國廣播公司(BBC)“千年作家評選”中僅次于莎士比亞的十大作家之一。倘再想到奧斯汀之前已有瑪麗·沃爾斯通克拉夫特寫出《女權辯護》,理直氣壯地為女性伸張權利,稱其不僅有道德還有理性;薩拉·菲齊作詩諷刺当世禮俗的無聊,對女性的筆只能抄錄食譜表達強烈不滿,奧斯汀僅憑像自己所說的“在兩英寸寬的象牙上輕筆細描鄉野人家”,或弗吉尼亞·伍爾夫所說的“不涉痛苦、抗議和教化的書寫”,居然凌駕于英國近三百年女性文學史之上,還真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所以前年訪英期間,我特意到奧斯汀出生地漢普郡的斯蒂文頓參訪。26歲前她一直生活在這里,朱利安·加羅德的傳記片所竭情鋪張的奧斯汀與勒弗羅伊的愛情也发生在這里。可惜故居已被拆除,舊蹤再難尋覓。再轉去巴斯,好在蓋爾街上她住了4年的喬治亞小屋還在,且已被辟為紀念館。許多參觀者冲著門口奧斯汀的人偶驚呼,其實館內作家本人的形象大抵都很模糊,求解于服務生,被告知那個年代的女性大多不能以正面形象示人。二樓辟有“攝政茶室”,供應“淑女下午茶”和“巴斯之味”等點心。不知道那個年代,人們在鄉間酒館邊烤火邊喝麥芽酒吃蘋果派是什么滋味。我的感覺,喝著濃香的奶茶,配上涂有果醬的司康餅和克勞福德松脆餅,終究與作家貼近了一些。

“牽猴者”與“尊嚴之愛”

(安童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