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頭版批判劉曉波“五反”

2017-07-13 21:37:28

1989年“六四”事件后,劉曉波被拘捕,隨后被中國官方媒體公開指控為操縱學運的“黑手”。1989年11月7日,《人民日報》在第1版发表《從民族虛無主義到賣國主義——評劉曉波的資產階級自由化謬論》一文批判劉曉波:“劉曉波在短短的几年里,用自己的言行描繪出了一個極端個人主義者反民族、反祖國、反人民、反黨、反社會主義的丑惡嘴臉,是一個絕好的反面教員。對于他的反動面目,我們必须給予堅決的揭露!”


2017年7月13日,中國香港,民眾在中聯辦外哀悼劉曉波病逝(圖源:Reuters)

“狂人”劉曉波由于插手學潮、煽動動亂和反革命暴亂,已經成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历史罪人。劉曉波走到這一步,不是偶然的,是他的極端個人主義、唯心主義、形而上學世界觀和頑固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的必然結果。本文擬就他的民族虛無主義、賣國主義謬論給予批判,以期肅清流毒。

狂熱地鼓吹民族虛無主義,是劉曉波近年來講演、著述的基本內容之一。在他看來,我們中華民族的一切都是應該否定的。首先,他否定我們民族的文學傳統,聲稱“中國的文學只有打倒屈原、杜甫才有出路。”(1986年12月12日在清華大學的講演)他認為,中國從春秋戰國到新時期十年長達几千年的文學,基本上是屈原、杜甫模式的文學,因而毫不足取,必须徹底否定。進而,他否定中華民族的全部文化傳統和历史遺產。他說:“從人類文化史、特别是思想史的角度看,中國的文化傳統中既無感性生命的勃发,也無理性反省意識的自覺,只有生命本身的枯萎,即感性狂迷和理性清醒的雙重死亡。”(《形而上學的迷霧》,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461頁)因此他認為,中國的傳統文化扼殺人的創造力,只能造就中國人的奴性,中國人一直傲稱的四大发明,只不過是傳統文化的“遮羞布”。他宣稱:“對傳統文化我全面否定。我認為中國傳統文化早該后繼無人。”(《與李澤厚對話——感性·個人·我的選擇》,《中國》1986年第10期)他以别人稱他為挖祖墳的不肖子孫而感到“榮幸”。最后,他竟然否定中國人的人种,胡說中國文化的危機不僅是民族性的問題,我甚至感到是與人种不無关系。因此,走出危機之路是十分的艱巨。”(《危機!新時期文學面臨危機》,《深圳青年報》1986年10月3日)總之,在劉曉波看來,中國文化、中華民族一無是處。如此徹底的民族虛無主義,在中國历史上實在是少有人能與他相比!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