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獄讓清朝一步步走向滅亡

2017-07-13 01:59:44

道光皇帝在位期間也實行文字獄,但是對其的批評卻并不多,原因就在于其文字獄的表現形式——通過對文章格式和錯别字的挑剔來封堵言論,一方面,這种形式的文字獄沒有給道光招來罵名,但另一方面,正是這种禁言讓清朝一步步走向滅亡。本文摘自2010年第9期《百家講坛》,作者劉誠龍,原題為《文字獄背后的政治謀算》。


清宣宗道光皇帝朝服像(圖源:浙江圖書館)

可以使文字成獄,卻不能讓文人成名,不但不能讓文人成名,而且可使之無比羞愧,使之永遠釘在历史恥辱柱上;可以搞文字獄,卻不能讓文人在書上記錄皇上搞文字獄。要達到這雙贏效果,有什么辦法嗎?

大臣們紛紛上諫疏舉報,左右非君,動輒得咎,弄得道光很鬧心。道光想做個好皇帝,既不想在竹帛上留下他以文字構獄濫殺文人的記錄,也不想有文人以文字來打擾他当皇帝的快活。可這是個大難題,君臣為此博弈千年,道光自然也解決不了,所以,他問他的首席智囊杜受田,“帝嘗厭群臣之進言,問杜以何法禁止之”。

杜教授脫口就出:“凡進言者,不問所言如何,但挑剔其奏中格式之失,字體之誤,交吏部議處,則言者苦之,封奏自稀。”拿帝國欽定的公文格式,一一核對,找格式紕漏;若找不出格式有誤,那就找錯别字。找出了格式錯誤,找出了錯别字,剩下的就交給吏部去定罪吧。

其實,這种禁言之法,明朝皇帝早就用上了。成化十八年,天下大災,南京御史李珊上書叫皇帝賑濟子民。成化皇帝大发脾氣,但從思想上又挑不出毛病,于是,就從文字上找,結果找出來好几個錯别字。成化皇帝馬上將李珊交吏部議處,押赴午門,重重地打了20大板!隆慶初,御史詹仰庇奉命去檢查國庫,看到國庫空虛,于是上疏叫皇上戒奢,結果出于同樣的理由,隆慶皇帝找出了文體上的錯誤,詹被廷杖一百,削籍為民!

因為錯别字而被打屁股、被雙開的,在明朝有很多,如南京工部尚書吳廷舉,兵部右侍郎翁万達,都是因為文字而構獄,但一個也不在文字獄里掛名,也就是說,他們的案子不是冤假錯案,皇上都給辦成了鐵案、真案、對案,連翻案都不可能;文人想因文字獄而成名的夢想也全落空。

被打成思想犯,文人有時覺得挺高興,因為可以青史留名,但因錯别字而被打屁股、被雙開的,文人都不好意思記載。道光的禁言之計,實在很妙:“且使臣下見帝于此等小節尚不肯稍貸,若犯忌諱之大者,被罪必更深矣,如此,則無禁遏言路之名,而言路自然結舌!”

成化帝、隆慶帝,搞了很多文字獄,但沒人說他們是搞文字獄的罪魁;道光采用了杜受田禁言妙法,也搞過不少文字獄,可從來沒人說道光是搞文字獄的惡首。道光以摳字眼來堵言路,效果更佳:“帝從之,果大效!”從此,沒誰敢亂寫了,也沒誰敢亂說了,寫都只寫套話,說也只說官話,主旋律新聞大行其道,這是“果大效”之一。

大效之二呢,皇上眼里所見,都是忠臣良民;耳朵所聽,都是國泰民安。百姓眼里滿目瘡痍,皇上眼里卻是滿目春光;即使帝國貪官大貪特貪,道光眼里也沒貪官了;即使帝國庸官庸極蠢極,道光耳里也沒庸官了,“上下壅蔽,政府恣行其奸,而不慮言官之发其覆”。

只是清朝“自此士氣愈銷,人才愈敗,國事亦愈棘矣”。道光運用這個精妙的政治謀算,最終卻謀算了自家政治:鴉片戰爭就在道光年間发生了。

(安童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