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兩國历史上的文化往來

2017-07-12 23:18:25

中印兩國历史上得益于佛教的傳播,兩國文化交流頻繁,這其中湧現出了一大批知名文化學者和傳世作品,如玄奘、鳩摩羅什、義淨等,并影響至今。本文摘自搜狐網,原題為《尼赫魯獄中談中印:印度若是得了中國人的健全常識,是對自己很有益的》。

印度泰姬陵(圖源:VCG)

中國與印度互相接近,并開展了很多接觸,這是得力于佛教的。在阿育王朝以前,是否已經有過這樣的接觸,不得而知,但是可能已經有過海上貿易,因為絲一向是中國輸入的。不過在更早些時期,一定還有過陸路上的接觸和民族的移動,因為蒙古人种面貌的特征,在印度東部各邊區時常見到,在尼泊爾更為顯著,在阿薩密(舊稱迦摩縷波)和孟加拉也很明顯。按照历史的說法,阿育王的教徒是開路先鋒,自從佛教在中國開始傳布以來,一千年的悠長歲月中,拜佛求經的香客和學者們絡繹不絕地往來于中印之間。他們越過戈壁沙漠,中央亞細亞的平原和高山,翻過喜馬拉雅山,這是一段漫長、艱苦、充滿危險的旅程。很多印度人和中國人死在途中,据說這些香客的死亡率最高曾達百分之九十。很多人幸而到達了目的地之后,并沒回去,而是選定新的土地安居下來了。還有另外一條道路,雖不見得更安全,但是可能稍近些。這條路就是經過印度支那、爪哇、苏門答臘、馬來亞和尼可巴群島的海道,也是經常有人走的。拜佛求經的香客也有由陸路出去而由海道回家的。佛教和印度文化当時已傳遍中央亞細亞和印度尼西亞的某些區域。無數的廟宇和學術中心羅布于這些廣大區域之內,因此往來中印間的旅客們,無論在陸路上,或是在海道上,都可受到招待而得到投宿之所。從中國來的學者們,有時在半路上停留在印度尼西亞境內印度人聚居之所達數月之久,先學梵文,然后再來印度。

印度學者訪問中國的第一篇記載,是关于攝摩騰(Kashyapa)的,他在公元六十七年、漢明帝時代到達中國,可能是被邀請而去的。攝摩騰住在洛水旁邊的洛陽。竺法護就是伴同他去的,在此后的一些歲月中,到中國的印度著名學者還有佛馱跋陀羅(覺賢)、佛藏(Jinabhadra)、鳩摩羅什、真諦、闍那崛多和達摩大師等。這些學者們每人都帶有一群僧徒同行。据說某一時期(六世紀),單在洛陽境內就曾經有過三千以上的印度僧人和一万戶印度家庭。

這些去到中國的印度學者們不僅隨身帶有許多梵文寫本,并把它們譯成中文,其中有些人還能用中文來著書。他們對于中國文學包括詩詞都有相当的貢獻。鳩摩羅什在公元四〇一年去到中國,他是一位多產的作家,傳留下來各种不同的書籍,多達四十七种。他的中文風格,据說是很優美的。他把印度大師《龍樹菩薩傳》譯成中文。闍那崛多是六世紀下半期去到中國的。梵文著作由他譯成中文的有三十七种。他的博學宏才受到很大的敬仰,連唐朝某一個皇帝,也成為他的信徒。

中印之間的关系是相互交流的,許多中國學者也來到了印度。在最著名的學者之中,遺留有旅程記錄的是法顯、宋云、玄奘和義淨。法顯在五世紀到達印度,他是鳩摩羅什在中國時所收的門徒。当他在去往印度的前夕向他的師父辭行的時候,曾有過一段有趣的記載。鳩摩羅什囑咐他不要把全部時間都用在只是尋求宗教知識上面,而應該詳細地研究印度人民的生活和習慣,這樣才能夠了解整個的印度人民和他們的國家。法顯曾留在波吒厘子城佛教寺院里求學。

在到印度的中國旅客中最著名的是玄奘,他是在七世紀唐朝極盛時代,也正是戒日王統治印度北部的時候來到印度的。玄奘是由陸路橫過戈壁沙漠、吐魯番、庫車、塔什干、撒馬爾罕、伯勒赫、和闐和葉爾羌(莎車縣),越過喜馬拉雅山來到印度。他告訴我們途中許多驚險的經過和他所克服的危險,有关中央亞細亞的佛教統治者和寺院以及熱誠皈依佛教的突厥人。他游遍印度各地,到處受到款待和崇敬。他對這些地方和人民作了精確的觀察,并記載下他所聽到的一些令人快樂的和奇幻的故事。他在距離波吒厘子城不遠的偉大的那爛陀佛教寺院度過許多年。這個寺院是以有多种學科著名的,它吸引了窮鄉僻壤的印度學生來就學。据說多至一万名學生和僧徒曾住在寺中。玄奘在那里得到學位,最后成為這個寺院的副院長。

(安童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