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之爭的背后:中國崛起的最大噩夢

王夷甫 荏苒撰寫2017-07-12 22:19:46

2014年之后,隨著南海軍事化引发的中美南海競爭加劇,美國逐漸開始與日本和印度等國協調對華立場,三大國在外交政策上愈來愈有聯合對華的傾向。

此次中印邊境事件以及隨后的孟加拉灣美、印、日大規模聯合軍演和印俄遠東聯合軍演,實際上恰恰顯示出中國最需要警醒之處。

中國在崛起過程中的最大地緣噩夢為何?

中國周邊強國因恐懼中國不可測之居心,而逐漸放下陳見聯合起來,形成遏制中國之聯盟,最終在地緣上扼殺中國崛起的空間。這是任何大國崛起過程中之最大禁忌。

后起強國之最大外交噩夢

17世紀晚期,強大之法國君主路易十四的雄心因何破滅?歐洲強國對入侵荷蘭的法國極度的恐慌,矛盾重重之列強被迫团結起來,組建了龐大的奧格斯堡反法大同盟,使得路易十四的霸業尺寸難進,最終郁郁而終。

20世紀初期,武威赫赫的德意志帝國因何破滅?德皇威廉二世的巴爾干政策和世界擴張,迫使英、法、俄三個尖銳對立的大國聯合起來,組成旨在遏制德國之戰略聯盟,并最終消減了德國的崛起之夢。

前苏聯的命運如此,一旦西方列強與地區大國如中國、沙特等放棄成見,結成阻遏苏聯擴張之聯盟,則苏聯之強勢亦到此為止。


1972年,尼克松訪華,這標志著套在俄國脖筋上之絞索,開始收緊(圖源:Getty

今天中國“四戰之地”的地緣處境,決定了其外交政策必须謹慎行事。俄羅斯在中國之北,印度居中國之西南,日本臨中國之東方,美國以超強之兵力控馭西太平洋,威脅其沿海諸城市和海洋生命线,這樣的戰略處境,決定了中國最恐懼的地緣形勢——在于這些矛盾重重之周邊強國聯合起來,組成遏制中國之戰略同盟,則時中國之崛起將万無可能。

所以,中國外交如果必须有一個最優先、最明確的原則的話,那么這個原則一定是防止周邊形成對華戰略聯盟。但是,對于当前的中國來說,達成這個看似簡單的目標卻并不容易。

危險的地緣處境

一方面,隨著中國實力的迅速增強,遠東地區的實力均衡必然會发生改變,失衡的國力對比使得中國有能力通過實力改變現狀。這就使得那些與中國有領土爭議和历史宿怨的周邊強國,很可能因對華恐懼之心而团結起來。

中國的人口是日本和俄羅斯的9倍,GDP是印度四倍。單純從國力上看,無論是俄羅斯、印度,還是日本,都沒有單獨面對中國的實力基礎,而且更為不幸的是,俄羅斯和日本與中國之間的國力失衡程度,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步加強。

況且,中國對領土的要求,是以其標榜的历史繼承為依据的,由于中印、中日和中俄之間具有因历史糾葛而爭議頗多的領土宿怨,這就使得印度、日本和俄羅斯對實力持續增強之中國的外交企圖不可避免的心懷憂懼;另外,中國國力的增強也極易對各個大國原有地緣格局構成冲擊,中國在中亞各國、斯里蘭卡、尼泊爾和南洋等國的外交行動,也很容易被視為是對俄國、印度甚至美國等國在自身勢力所屬區域傳統權威和國家安全的威脅。

在這种情況下,如果中國外交缺乏原則和節制的話,那么中國的周邊強國就很難不陷入“中國以實力謀求改變現狀”的憂慮之中,即中國將被周邊實力相当雄厚的諸強國視為地緣均勢的潛在破壞者,而這种恐懼足以將這些矛盾重重之大國聯合起來。這种恰恰是古往今來一切崛起之大國走向毀滅的根源。


“使戰爭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勢力的增長和因而引起斯巴達的恐懼”——修昔底德《伯羅奔尼撒戰爭史》(圖源:Reuters

(伯羅奔尼撒戰爭中,實力不斷增強的雅典為何會走向毀滅?因為她不斷增強的實力,在無節制地對中立邦國的欺凌外交印襯下,引发了其他強國城邦的恐懼,底比斯、科林斯、敘拉古和斯巴達等,這些矛盾重重的強大城邦最終因恐懼雅典而团結起來,埋葬了雅典。

(王夷甫 荏苒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