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皇太子政治:林彪悲劇的體制和個人因素

2017-07-12 21:28:15

中國封建皇權中的國家最高權力的交接,除了暴力流血的改朝換代和宮廷政變以外,非暴力的主要有世襲和禪讓兩种,其中以世襲制為其主流的、較為穩定的形式。本文作者從這個角度指出,雖然九屆二中全會上的毛林主要冲突之一是在是否設國家主席問題上。然而,從變異了的中共皇太子政治的角度來看這一冲突,恐怕還不難得出另外的結論——最高皇權極力限制東宮太子開府納士、建立行政上的接班梯隊的企圖。本文摘自《新史記》第33期,作者為加州州立大學圖書館教授宋永毅。


毛澤東對他親手挑選的兩個接班人劉少奇和林彪都始亂終棄(圖源:VCG)

毛澤東的文革和他的接班人的之間关系實在是風云際會、詭譎莫測。解決“接班人”問題,無疑是他发動文革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和切入點。但極具諷刺性的是:文革十年卻又成了主要是他和他親手挑選的兩個接班人——劉少奇和林彪的斗爭。最后、他在風燭殘年的彌留之際匆匆挑選的接班人華國鋒,卻又在他尸骨未寒之時发動政變,斷送了這場他生前最為看重的“革命”。

對于毛澤東的失敗,《中共中央关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历史問題的決議》(1981年6月7日)的解釋是:“中國是一個封建历史很長的國家……長期封建專制主義在思想政治方面的遺毒仍然不是很容易肅清的,……使黨的權力過份集中于個人,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起來”。(注1)近年以來,海內外都出現了不少這一問題的研究,但研究者們的視野也還是未能突破對“封建專制主義”的一般表述。比如,談到封建專制主義和接班人的关系,就沒有進一步解釋為什么文革中接連出現這种國家最高權力交接無序的危機。而講到“黨內個人專斷”,又對毛澤東對他的接班人危機問題上的個人因素過于簡單化。到底毛是失敗在制度還是個人,或兩者兼而有之,目下的文革研究還大都沒有深入地挖掘分析。

糾結于禪讓和世襲之間

中國封建皇權中的國家最高權力的交接,除了暴力流血的改朝換代和宮廷政變以外,非暴力的主要有世襲和禪讓兩种,其中以世襲制為其主流的、較為穩定的形式。皇位世襲制的特點是任人唯親,即國家最高權力在皇家一家一姓中世襲,父逝子繼或兄終弟承。這里、血緣宗族关系是基本的權力交接的政治基礎。在历史長河中,它是私有制发展的必然結果,曾有其進步性。中共一直自稱為一個現代的革命政黨,当然不可能有白紙黑字的世襲的“王位繼承法”。但毛澤東早在上世紀30年代,就宣布過中共在這方面的路线和政策是“任人唯賢”,而不是“任人唯親”,(注2)這便和中國历史上最高權力更迭的另一种方式——禪讓制发生了淵源关系。

禪讓,是指在位君主生前便將統治權讓給他人、通常是指將權力讓給異姓。形式上,禪讓是在位君主自願進行的,是為了讓更賢能的人統治國家,稱之為“外禪”。(注3)中國上古時期的禪讓制度,最早記載于《尚書》之中,但其真實性一直存在爭議。据說它曾是中國上古時期推舉部落首領的一种方式,即以“選賢與能”的原則,由部落各個人表決,以多數決定接班人。相傳堯為部落聯盟領袖時,四岳推舉舜為繼承人。堯死后,舜繼位,用同樣推舉方式,經過治水考驗,以禹為繼承人。然而,有比較可靠的史書記載的“禪讓”,大都发生在西漢末期到三國魏晉南北朝時代。如公元9年,權臣王莽接受西漢平帝禪讓后稱帝,開創了历史上通過篡位登基的先河。又如公元220年,曹操的兒子曹丕逼迫劉協禪讓帝位給他,建魏國。据研究禪讓的專家統計:自西漢經三國魏晉南北朝到唐宋,共有20次禪讓发生,占中國历史上有可靠史書記載的71%。(注4)而宋以后,因為皇家中央集權制度和世襲制的日益鞏固和发展,就基本上沒有皇帝把最高政權以禪讓的形式給外姓權臣的情況出現。

(欒泠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