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慶施極左毛澤東稱柯老 周恩來斥你算老几

2017-06-19 21:29:22

翻檢史書可見,柯慶施琢磨毛澤東喜好行事者,最早当是在中國社會主義改造后期。他對毛澤東的一次看似漫不經心的談話,曾經深深地打動過毛澤東,且對当時中國历史的某些方面不無改變。本文摘自2008年第10期《炎黃春秋》,作者方海興,原題為《共和國历史上的柯慶施》。


1961年5月1日,柯慶施陪同毛澤東接見上海各界代表(圖源:VCG)

1950年7月,当曾任石家莊市長的柯慶施擬任南京市委書記時,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及華北局書記聶榮臻等曾聯名致電華東局,稱他“在团結干部及履行工作任務方面是有缺點的”,望華東局“隨時注意加以幫助”①。而這之前,柯慶施的個人履历上已經有著不良記載:1933年中央派他赴滿洲省委執行任務時他因畏懼敵情中途脫逃卻謊稱已去,延安整風中曾給他這一問題的結論是“犯有在危險時刻動搖并欺騙組織的錯誤”②。

按理來說,這樣一位“問題官員”不會太得重用。然而到華東后的柯慶施卻是仕途青云直上。他于1950年8月任南京市委書記,兩年后任江苏省委第一書記,1954年接替陳毅任上海市委第一書記、中共中央上海局(当年大區撤銷后唯一組建的中央局)書記,1958年八屆五中全會上并非政治局候補委員的他擢升政治局委員,同年還兼任上海市市長、華東協作區主任、南京軍區第一政委,1960年任重建的中共中央華東局第一書記,1964年三屆人大一次會議上升任國務院副總理。

在那個時期的共和國历史上,柯慶施的如此官運亨通實屬罕見,個中緣由也就耐人尋味。固然這與時代氛圍、黨內制度有关,但最主要者應是他堅持曲意逢迎最高領袖、窺測風向而動的為官准則。正如1980年陳云談《历史決議》中如何寫毛澤東的晚年錯誤時所說:“毛主席的錯誤,地方有些人有相当大的責任。毛主席老講北京空氣不好,不願呆在北京”,“他願聽意見的首先是華東的柯慶施。”③

翻檢史書可見,柯慶施琢磨毛澤東喜好行事者,最早当是在我國社會主義改造后期。他對毛澤東的一次看似漫不經心的談話,曾經深深地打動過毛澤東,且對当時共和國历史的某些方面不無改變。

眾所周知,我國社會主義改造在1955年夏黨內開展的對所謂“小腳女人走路”批判前,步伐一直是比較穩当的。但是在這年夏毛澤東視察南方后,5月起,這一工作陡然間被毛澤東加快了,短短數月內一蹴而就,因要求過急,改造過快,工作過粗,形式過于簡單划一,遺留了不少問題。近年來,不少人探詢毛澤東“五月變化”的原因。薄一波在其《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中指出,最主要者是柯慶施向南巡的毛澤東所講的一個情況所致,“說他經過調查,縣、區、鄉三級干部中,有百分之三十的人反映農民要‘自由’的情緒,不願意搞社會主義”。薄一波認為,柯慶施的這几句話“故作危言聳聽,以打動領導”,“恰在這時,在黨外高層人士中,替農民說話的多了,有的還說了一些類似一九五三年梁漱溟先生講的‘農民苦’一類的話。毛主席是不大願意聽‘農民苦’之類的話的。当時他得出這么一种印象:這些講農民苦的人,自以為代表農民,其實他們并不代表農民,只是不願搞工業化和社會主義。”早在40年代初,毛澤東就提出了中國革命“兩步走”的經典公式。從新中國成立之日起,他就一再號召全黨做一個完全的革命派、努力過好社會主義关。因此不難想象柯慶施的這個情況汇報的高超和妙諦所在。恰如薄一波所說:“柯把毛主席的思路和喜愛琢磨透了,他的這几句話給毛主席留下的印象很深。毛主席立即想到:這种‘不願意搞社會主義的人’,下面有,省里有,中央機关干部中也有。”(三年后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期間,毛澤東在一次講話中再次提及柯慶施的這次汇報,可證薄此言不虛)。所以,南方視察回京后的毛澤東就帶著怒氣與憂慮走上前台,開始力排眾議,大刀闊斧地推進農業合作化;不知底里、主張合作化步伐應当穩妥的鄧子恢,自然就被他斥為“小腳女人走路”。而對于所謂“小腳女人走路”的批判,不僅帶動了整個社會主義改造的急速前進,也導致了1956年共和國經濟建設的冒進。因此有論者指出:“在当代中國历史中,這是用虛偽事實欺上瞞下,致使黨的方針誤入歧途的首次記錄。”④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