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遠新專訪:毛澤東历數周恩來錯誤

2017-06-18 21:39:54

史稱周公“一餐三吐哺,一沐三握发”,毛澤東1949年給柳亞子的信中曾說:“周公確有吐握之勞。”借此肯定周恩來的理政之勤、之德、之能。此前在西柏坡召開的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談到新中國政府未來組成時,其他人事都未商量,毛澤東卻單獨談到:周恩來一定會參加政府工作,其性質相当于內閣總理。一直到1974年周恩來身患絕症,在籌備四屆人大時,毛澤東仍然認為,周恩來是總理角色的不二人選。然而,毛澤東對周恩來的評價可能遠不止這些。本文2013年6月7日在五柳村網首发,由曾任江青秘書的閻長貴提供。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與周恩來在天安門城樓主席台上出席開國大典(圖源:Getty)

在談到毛澤東對周恩來的看法時,毛遠新說,我從小學到大學的時候,主席從來不跟我談中央的事。后來工作了,特别是到遼寧省委擔任領導工作以后,我見主席已經不是單純的子見父輩那樣,而是下級黨委書記向上級書記汇報工作。這樣他就要跟我講一些這方面的事,主席也跟我講到總理。主席確實批評過總理。我知道的事情是后來。主席最早跟我講總理的問題是1971年林彪事件以后,中央開批林整風汇報會,總理在會上有個发言,總理講前六次路线斗爭,從陳獨秀到張國燾,到解放以前。我參加了會,總理的发言,我都作了全部的記錄。后來,我去看主席,講到批林彪,講到總理的发言。主席說是我要他去講的。他說,我們現在很多中央委員、高級干部對這段历史都不熟悉。但是在這里邊總理講話就有自我批評。講兩次王明路线他都犯了錯誤。

毛遠新說,主席認為建國以后總理的功勞大,這是主席的原話。講到五次反圍剿的失敗,主席說現在都把責任推到李德身上我就不贊成。王明路线造成整個苏區丟失這個責任,政治路线責任應該由博洛來負,就是博古、洛甫,也就是張聞天和秦邦憲。軍事失敗主要責任要周恩來負責。這是主席的原話。因為当時軍事負責主要是周恩來。

主席說,紅軍被迫撤離,說是北上抗日,對外宣傳這么講,實質上是逃命。不走就要被國民黨吃掉了。軍事上的責任第一位是周恩來,這個他是明確的。主席說,李德是一個外國人,跑到我們的江西山溝里幫紅軍打仗已經很不容易了,他還是個顧問,顧問,顧問,顧而問之,可問可不問。他的話可聽可不聽,為什么都聽他的。李德出的餿主意,軍事上拍板還是周恩來,命令是他下的,他是軍委的最高負責人。

主席說,全怪總理也不合適。總理這個人是很守紀律的,莫斯科下來的命令他是要堅決執行的,用我們現在的話就是說,寧可犯政治錯誤也不犯組織錯誤!就是說哪怕我政治上錯了,但我組織上沒錯,上邊的命令我是堅決執行的。總理組織紀律性很強,当時給中央苏區造成的損失,實際是莫斯科斯大林的瞎指揮。但是在這里執行政治路线的是博洛,軍事上是總理,責任都推到李德頭上有點冤枉。但是,主席又說了,都要總理負責也不對,為什么呢?他是守紀律的,他要聽莫斯科的。再一個就是湘江戰役失敗以后,總理也反思,而且總理起了很大作用,就是遵義會議,如果總理不轉變,遵義會議就很難開。

遵義會議確定了總理、主席、王稼祥三人的新的領導以后,實質上還是總理是一把手。但是做起來,開始還是出現了一些問題,象土城戰役等等。后來紅軍到了鴨溪,主席講的很清楚,就是貴州的一個地方,總理專門找了我,總理說:再這樣下去不行了。主席也說:是不行了。怎么辦呢!總理說,還是你來吧!我不行。主席自己講,要我來可以,你得給我全權,就是全部的權力。總理說,就給你全權!主席說,那别人不服怎么辦?總理拍了胸脯,我去做彭德懷和林彪的工作,一軍团、三軍团是主要的、核心的主力部隊。從那次談話以后,總理確實是讓部隊服從主席。遵義會上他也做了自我批評,總理他認識到自己確實不行后敢于檢討,敢于自我批評,敢于請主席出來。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