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與劉亞樓因空軍发生分歧

2017-06-16 17:54:31

朝鮮戰爭前,劉亞樓曾希望空軍參戰達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效果,但毛澤東比較謹慎,說:“一鳴則已,不必驚人。”本文摘自2003年第10期《黨史博覽》,作者魏碧海,原題為《導彈元勳王秉璋將軍側記》。


中國人民解放軍首任空軍司令員舊照(圖源:第四野戰軍網)

1949年10月25日,中央軍委任命劉亞樓為空軍司令員、肖華為空軍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王秉璋為空軍參謀長。這是最先获得任命的三位人民空軍將領。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王秉璋負責空軍的作戰和訓練。空軍參戰后,他几乎每個月都要到安東前线去了解作戰情況,解決具體問題,傳達軍委、總部和空軍的命令,幫助志願軍空軍制定作戰計划。有時候,他在安東一呆就是一二十天,甚至時間更長些。情況緊急的時候,他一個晚上就在安東與北京之間飛兩個來回。特别是在劉亞樓因病休養期間,王秉璋的作用顯得更為突出,他直接受領軍委的指示和命令,并主持制定空軍的作戰計划。筆者在檔案中看到不少作戰計划是以王秉璋個人的名義上報總參和毛澤東的。例如1952年7月的中、苏、朝三國空軍聯合作戰計划,上有粟裕副總長的筆跡:“此計划已經主席同意,望按此執行。此致空軍王參謀長。”

空軍參戰之前,劉亞樓曾希望達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效果,也就是在充分的准備之后,突然大規模投入作戰,取得較大戰果。后來,毛澤東說:“一鳴則已,不必驚人。”這反映了中央和毛澤東對空軍謹慎使用的態度。

在空軍如何使用的問題上,中、苏兩國有分歧,苏聯對中國的態度不理解。当時,斯大林的代表扎哈羅夫大將與主持中央軍委工作的周恩來发生過兩次爭執,一次是在六國飯店,另一次是在周恩來的家中。在這兩次爭執中,王秉璋都在場。扎哈羅夫說:“你們太謹慎了,打仗哪能沒有犧牲,大不了損失一些飛機和飛行員,就是天上飛的麻雀也有不慎掉下來的嘛!”周恩來說:“不是我們不願意做出更大的民族犧牲,如果是陸軍犧牲50万,甚至100万,我們都可以承受,但是空軍不行!空軍是剛剛出土的嫩芽,把它掐掉了就沒法成長了。我們的原則是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在戰爭中壯大发展,目的是越戰越強;如果越戰越弱,最終元氣大傷,甚至動搖了賴以发展的根本,那是我們不能接受的。”這期間,中、苏雙方為中國空軍戰前准備和參戰等問題進行過反复磋商,毛澤東发給斯大林的不少電報就是由王秉璋起草的。

王秉璋在戰爭期間多次前往安東,尤其是在戰局出現不利的情況時。1952年初,敵我空戰損失飛機的比例由3∶1下降到接近1∶1。王秉璋一個晚上從安東到北京飛兩個來回,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受空軍黨委委托前往安東調查空戰失利的原因。本來是去解決戰術問題的,結果又发現不少其他問題,如作風紀律問題。王秉璋這次在安東一呆就是30天,幫助空聯司一邊研究、制定戰術,一邊整頓部隊的作風紀律。通過這次整頓和制定新戰術,空戰形勢很快扭轉過來了。当然,以后又有反复,抗美援朝戰爭是艱難曲折的。

1952年正是美國大選年,美國國內的政治因素影響了板門店的談判,美方在戰俘問題上進行刁難,使談判陷入僵局。在這种形勢下,志願軍總部決定发起戰役規模的戰術反擊戰,以打促談。與此同時,中央決定所有殲擊機部隊加打一番。当時,劉亞樓在杭州養病,加打一番的作戰計划是在王秉璋的主持下制定的。筆者在檔案中看到了加打一番的作戰計划,以及王秉璋給劉亞樓的親筆信和劉亞樓的回信。這個計划報中央軍委和毛澤東批准后,王秉璋就去安東了。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