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打招呼 楊憲益轉頭硬不理

2017-06-16 12:30:24

文革期間,在一次聚餐時,中國著名翻譯家楊憲益坐的地方正好在周恩來后面。当時周想要跟楊打招呼,結果呢,楊硬把頭轉過去了,不理他。本文摘自2009年第31期《南方人物周刊》,作者蒯樂昊,原題《“他們不是死了,就是比我病得還厲害”——對話楊憲益》,文章為節選。


楊憲益與夫人戴乃迭合作翻譯全本《紅樓夢》、全本《儒林外史》等(圖源:VCG)

記者:中國的知識分子在解放以后,特别是“文革”期間,都有一些相似的經历,比如蹲監獄、掃廁所、游街……您的朋友梁宗岱、錢钟書、楊絳等都有過類似經历。

楊憲益:我算運氣比較好的。我被关了4年,可是我那4年還比較舒服,跟我蹲一間牢房的有三十几個人,都跟我关系很好,管我們的人也算客氣,平時沒有打罵。幸虧我被关起來了,在外面可能受冲擊更大,有人被打了,有人死了,我很多同事都是這樣——我如果不是坐牢,也許就死了。

記者:所以您入獄前精神壓力比較大,那段時間好像有點分裂的先兆反應,比如幻聽和幻覺,到了監獄里倒沒有了。

楊憲益:沒有進監獄以前狀態是不大好的,(對“文革”的事情)比較有情緒。比如說,過去我很佩服周恩來,見過几面,一直很欣賞他。可是我在被关以前,有人請我去吃飯,看一個什么節目,我帶著乃迭和孩子一起去的,我們坐的地方正好在周恩來后面。当時他想要跟我打招呼,結果呢,我硬把頭轉過去了,不理他,跟他也沒有招呼,假裝不認識他。后來想想,挺后悔的,周恩來其實一直對我們很好的。

記者:我其實特别想了解,戴乃迭作為一個外國人,親身經历了中國解放以后的那么多事情,她對這個國家、這塊土地、這個執政黨的態度。

楊憲益:乃迭對共產黨基本上是擁護的,我也是。以前毛主席還邀請我見面、喝酒,有三四次,乃迭都贊成。實際上,作為一個外國人,乃迭,還有她的父母親,對中國都是很好的。

記者:您現在的生活是什么樣的狀態?每天都做些什么?

楊憲益:現在生活沒有什么事情,早上起來看看電視。看完電視,有的時候,朋友來了,我們說兩句話。從前的朋友多半都是和我歲數差不多大。后來我認識了年紀比我輕一些的,黃永玉我們也認識,关系還好,他給我画過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也不收藏,我的東西丟得很厲害。這幅對聯“自古聖賢皆寂寞,是真名士自風流”是王世襄寫給我的,他是我大妹妹楊敏如的同學。

(沉默片刻)我的朋友現在也少了,都走了。朋友像我這個年齡的,不是死了,就是病得比我還厲害,很少見面了。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