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霞批文革遭學員反擊:黨校姓黨

2017-06-14 12:57:58

蔡霞在一次課上批評文革是踐踏人權的暴政。討論環節,有學員站起來,“講到民主的多數人暴政,我当時就在想你會不會舉中國文革的例子,你果然就舉了。黨校姓黨!”本文摘自2013年第40期《南方人物周刊》,作者杜強,原題為《蔡霞 黨校教授并不神秘》,文章系節選。


中共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蔡霞(圖源:VCG)

如果不經過專業訓練和長時間的積累,要真正讀懂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文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國內國外的智庫、學者已經養成了習慣,在會議公報中捕捉微妙的措辭變化,不斷地轉換視野和維度,力圖使自己對政治密碼的解讀看起來更加可信。

但人們仍然記得,真理大討論、历史問題決議、小平南巡講話曾是如何的直擊人心——傳播層面的反差道出了某种事實:改革開放和中共理論革新的力度在衰減,字里行間的審慎顯示了變革之難。

“我們學者的焦慮,是看到政黨本身的思維轉變、意識形態和理論的更新異常困難,反過頭使自身陷在困境当中。”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女士談及中國共產黨的理論演進,表達了這樣的憂慮。

11月9日的長談,蔡教授向我梳理了2000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在理論上突破束縛的几重努力,以及遭遇的阻礙和彷徨。在我們看來枯燥難解的理論表達,對黨建學者來講往往事关重大,用她的話來說,“理論是一個政黨的靈魂”。

而她對自己以往學術历程的講述,則展示了一個追索馬克思主義原初精神的學者形象。托古改制般的理論嘗試意圖告訴人們,即使是在共產黨理論的譜系之內,也存在著諸多可能。

蔡霞的學術方向是意識形態和民主政治,從二十多歲開始,她在黨校執教將近40年時間。在公共領域,她的言說犀利、直接,常常刷新人們對“黨校教授”的認知。

見到記者時,蔡教授不住地為遲到表示歉意,倒也沒有因此顯得疏離,講起話來聲音不大,常常沉浸其中,對表達的邏輯完整近乎執著,絲毫容不得打斷。

講授民主,蔡霞會從一般原理說起,對比民主的法國大革命傳統和英美傳統,總結出共產黨人“民主觀”的历史局限,“對于民主,學員順理成章就接受了”。不止一次,學員私下交流時對她說,“蔡教授,您應該去跟高層領導講。”

“我就笑,領導布置講哪堂課,我就講哪堂課,我不願意上折子。”蔡霞說。

中央黨校是中國共產黨培養干部的最高學府,官員到中央黨校進修,就意味著仕途看好,也因此,黨校教師在學員論文答辯時,“一般都比較平和”。但在一次中青班結業時,有即將晉升副部級的學員對網絡管理发表了一通宏論,“天津薊縣大火,那么個小事情在網絡上搞成好大的事情一樣,攪和人心。我們需要加強管理。”

蔡霞按捺不住,“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們認為是小事,社會当然認為它是大事,我們對老百姓的生命有沒有基本的感情?”學員不吭聲,一旁的老師大感緊張,在桌底下趕忙拽著蔡霞。“我給那學員打分很低。我感覺你對人民的感情極淡漠,這不是思想觀點不同,是良心何在?”

2002年前后,蔡霞到某省宣講“三個代表”。午飯時閒聊,“農民給他兩畝地讓他吃飽肚子就不錯了,”市委招待所所長表情十分不耐煩,抱怨說干部下鄉,農民就把干部自行車砸了,“農民就是刁民。”是不是干群关系沒處理好?蔡霞問了一句,市委宣傳部長立刻接話,“你平時應該很忙,在北京的時間多吧?”蔡霞問,“在座的哪個祖上不是農民?”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