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友面見毛澤東:不是那么回事

2017-06-14 11:12:33

在中共九大期間,許世友面見毛澤東,講到劉志堅叛徒一事時說:“陳伯達說劉志堅同志是叛徒,其實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毛澤東點頭同意。本文摘自2007年第9期《湘潮》,作者李万青,原題為《黨,時刻在我心中——對黨忠貞不渝的湘籍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掠影》,文章系節選。


解放軍開國上將許世友(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在黨的成長、发展和壯大過程中,由于受過“左”、右傾機會主義路线的干擾和破壞,或者因為斗爭形勢的錯綜复雜,一些湘籍老一輩革命家也曾遭到過誤解,蒙受過冤屈,忍受過不公正的待遇,甚至被錯誤地打成AB团、特務、叛徒、反革命分子,使他們的身心受到不應有的傷害。但是,獻身于偉大共產主義事業的真正的共產黨人,從不計較個人的恩怨得失,他們胸懷坦蕩,忍辱負重,始終兢兢業業地為黨工作。他們那顆熱愛黨、信賴黨、忠于黨的紅心不曾因為自己的榮辱升遷而有過絲毫的改變。寫到這里,我們很容易想起李立三、彭德懷、黃克誠、粟裕、陶鑄、劉志堅等一串長長的湘籍老一輩革命家的光輝名字。

黃克誠,湖南永興人。1930年,他被中央軍委派到紅五軍工作,任第八大隊政委。同年調任第三縱隊第二支隊政委。從1930年到1936年的6年間,黃克誠4次被降職,并差點被打成AB团分子。1959年,他在廬山會議上和彭德懷等被打成“反黨集团”。尽管飽受委屈,黃克誠始終沒有遷怒于黨。長期以來,不論官大官小,他照樣勤勤懇懇地為黨工作。1978年12月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黃克誠被補選為中央委員,并当選為中紀委常務書記。他沒有因過去的遭遇而畏手畏腳,而是不顧年老體弱,全身心地撲到了平反冤假錯案、端正黨風的工作上,為重建和健全黨的紀律工作,為黨的建設和國家的振興殫精竭慮,鞠躬尽瘁。他嚴肅告誡紀檢干部,要敢于在太歲頭上動土,敢于從老虎口中拔牙,只要是做了危害黨和人民利益的事,天王老子也不放過。他始終以馬克思主義者的寬闊胸懷,對黨、對共產主義保持著堅定的信念和無限的忠誠,充分體現了一名真正共產黨人應有的品格,贏得了黨內外的廣泛尊重。

李立三,原名李隆郅,湖南醴陵縣人,安源煤礦工人運動的主要領導人,1927年,任中央政治局常委。1930年春,因周恩來去苏聯,李立三主持黨中央日常工作。了解黨史的人都知道,他后來犯過冒進錯誤。不過,唯物主義認為,任何一种能形成思潮的錯誤,主要原因都要從社會尋找而不能簡單歸咎于個人。何況,在出現“立三路线”時,這位主持全黨工作的領袖只有31歲。但是,李立三從此內心負疚不已,一直檢討了30多年。20世紀30年代初,共產國際的執委們在莫斯科,聽完他的檢查,紛紛評價這是一個共產黨員的坦誠,給他的結論是“沒有兩面派的手段”。后來安排他到軍事學院当副教授,以化名向中國學員講黨史。這些學員大都來自東北抗日聯軍,不知道他是誰。學員們一致反映:“立三路线一課講得最好,批判得最透徹!”1946年,他回到東北,化名李敏然。有些單位請他講黨史,他自己選擇介紹“立三路线”的錯誤,并分析形成的原因和領導人的責任。講完后,場上一片稱贊聲。有人提問:“您怎么會知道犯錯誤的人心里想什么?”他坦然回答:“我就是李立三。”短暫的沉寂后,會場上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在“文化大革命”中,李立三陷入了比以往更難堪的境遇,大會批,小會斗,使他的身體受到極大的摧殘。即使處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私下對家人說:“我個人受點委屈沒什么,只是運動這么搞法,會使黨的事業受到損失。”他始終以大局為重,小我為輕,處處愛護黨的肌體,時時維護黨的利益。李立三這位老革命家的坦蕩胸懷和崇高品德,至今深深銘刻在人們的記憶里。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