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如何脫離美國控制

2017-06-13 12:11:47

1989年12月,美國一個海軍陸戰隊士兵被殺,美國以保護美國僑民的安全為由,派兵入侵巴拿馬。12月15日諾列加宣布與美進入戰爭狀態,自任巴拿馬國家元首。12月20日,兩万七千名美軍對巴拿馬展開軍事行動,推翻諾列加政權,吉列爾莫•恩達拉就任總統。諾列加逃入梵蒂岡大使館,1990年1月3日向美軍投降,他立刻被運往佛羅里達州,被起訴和关押。1999年12月31日,巴拿馬收回運河的全部管理和防務權,美軍全數撤出。本文摘自2017年6月13日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作者貓斯圖,原題為《剛剛與中國建交的巴拿馬,曾經為何淪為美國的后院?》。


2015年11月2日,巴拿馬運河風光(圖源:VCG)

攤開任何一張美洲地圖,赫然出現在南北美連接處的巴拿馬總是人們無法離開視线的聚焦之處。

貫穿這個國家的巴拿馬運河承擔著連接世界東西的重要職責,每年從這里通過的貨物多達3~6億噸。

來自中國、越南、孟加拉的廉價貨物從這里運往美國東海岸,讓紐約廉價市場上超過1/3的商品得到適当的補給。

尽管和巴拿馬沒有正式的外交关系,中國卻因為這條貿易路线成為了巴拿馬運河的第二大的使用者。

這里的第一大使用者,当然就是近在咫尺的美國。利用巴拿馬運河,美國的東西海岸物資調度获得了一條廉價而可靠的水上路线。

正因為這一層关系,巴拿馬國的历史和美國深深地糾纏在一起,成為了美洲地緣上的一段值得一提的往事。

很多人都知道,最早想打通巴拿馬運河的是西班牙人。

尽管16、17世紀的西班牙王國正值鼎盛時代,技術條件和開挖的難度卻讓他們最終打了退堂鼓。這一耽擱就是三百多年。

一直到了19世紀末期,才由主持修建過苏伊士運河的法國人組織公司重啟了這個項目。然而因為獨特的地理條件,法國也铩羽而歸。

一個悲傷的故事,

這位因修建了苏伊士運河

而名利雙收的法國人叫雷賽布。

被任命為巴拿馬運河公司總經理時他已年過古稀。

法國铩羽而歸,這位老人亦是血本無歸。

郁郁而終……

這個历史的接力棒于是交到了美國手里。

当時美國獨立已久,已經有了把整個中南美洲納入自己經濟后花園的計划。阻攔在這個偉大計划面前的主要對手正是英國。這個對手太過強大,以至于美國在整個19世紀都無法徹底擺脫大英帝國的陰影,只能做出一些委曲求全的示好。

巴拿馬的戰略地位就是雙方爭鋒的焦點之一,也是美國釋放善意的橋梁。

尽管運河的正式通航仍然遙遙無期,英美雙方卻早就定下了使用運河的計划。当時的美國國務卿亨利·克萊和英國駐美公使布爾沃签訂了以兩人名字命名的《克-布條約》,規定雙方不能在運河修建問題上互相排擠,運河建成后兩國應平等使用,保證運河中立自由。

穩住了英國的競爭,美國開始在当時仍然屬于新格拉納達(也就是哥倫比亞共和國的前身)的巴拿馬埋設有利于自己的伏筆,為以后爭奪運河支配權的有利地位做准備。

就在签訂《克布條約》的同一年,美國在巴拿馬開工建設全長75.8公里的鐵路线,讓紐約到舊金山的航程一下子縮短了3/4。順便,這條鐵路還為美國帶來了400%的資本回報率,堪稱一招好棋。

但鐵水聯運還是太麻煩,對一條運河的需求仍然在敲打美國商人與政客們的大腦袋。想要趕在英國之前尽快占据對南美的控制權,修建一條運河只是早晚問題。

在具體的修建方案上,美國人也并不是一開始就達成了共識。

事實上,由于西班牙人和法國人的雙雙失敗,巴拿馬一開始并不是運河的首選修建地點。和巴拿馬運河同時被拿上桌面考量的另外一個方案,是尼加拉瓜運河。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