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質被殺:巴基斯坦的伊斯蘭困境

王夷甫 森彰撰寫2017-06-13 03:11:05

近期,兩名被極端組織綁架的中國人質在巴基斯坦遇害。消息傳來,舉國震驚。畢竟,無辜的受害者白白失去生命,無疑是一個令人痛心的悲劇。

不過,這并非一起偶然事件,在此之前已經发生過多起類似事件。在2008年8月,極端武裝綁架2名在巴基斯坦工作的中國工程人員;2013年6月,極端武裝襲擊巴基斯坦北部南迦帕爾巴特峰一個攀山營地,殺死2名中國登山客;2015年5月24日,巴基斯坦極端組織逼迫被俘的中國游客洪旭東錄制要求贖金的視頻。尽管在巴基斯坦工作的中國人,很多受到嚴密的保護,但這些案件的不斷发生并不讓人感到意外,因為巴基斯坦遠非一個安全的國家。

巴基斯坦的恐怖主義泛濫有多么嚴重,可以從以下數据中得出印象。

据巴基斯坦智庫安全研究中心2017年初发布的報告,2016年巴基斯坦全國因恐襲造成的傷亡人數為2,610人,2015年這個數字是4,647人。巨大傷亡的背后是高頻次的恐暴襲擊——2017年2月中旬的四天時間,該國接連发生了五起大規模的恐暴襲擊:

2月13日,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會城市拉合爾,一起針對警察的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13人死亡,85人受傷;14日,在俾路支省首府奎塔,兩名警察在拆除爆炸裝置時被炸身亡;15日,在開普省首府白沙瓦,一法官車輛遭自殺炸彈襲擊,造成一人死亡,數人受傷;同日,在聯邦部落區,政府大院兩次遭攻擊,共造成5人死亡,7人受傷;16日,信德省一著名苏菲派清真寺被炸,死亡72人,150多人受傷。

作為一個地區大國,巴基斯坦自1971年印巴戰爭之后,從未像阿富汗、伊拉克一般遭遇過外敵入侵,也沒有如敘利亞、利比亞那樣面臨革命和內戰的挑戰,卻為何會出現如此嚴重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問題?

事實上,巴基斯坦國內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泛濫,并非源于外來力量或者革命引发的動蕩,而是巴基斯坦國家形態賴以維系的政治原則——伊斯蘭教認同,在世俗和民主政體下,難以應對激進伊斯蘭主義的侵蝕所致。

巴基斯坦的國家形成與認同——基于普遍的伊斯蘭教認同

事實上,巴基斯坦國家形態的形成和維系,几乎完全依靠對伊斯蘭的認同,這种國家認同的唯一性,使得巴基斯坦極度缺乏抗拒極端伊斯蘭主義的能力。

在1947年8月14日建國之前,历史上從未有過巴基斯坦這個國家實體。巴基斯坦之所以會成立,就是源于英帝國印度殖民地的穆斯林不能容忍與印度教徒同屬一個國家,試圖建立一個純粹穆斯林國家的政治理想。

從12世紀到19世紀的700年間,無論是德里苏丹國,還是臥莫爾帝國,印度的主導政權都是伊斯蘭王朝,穆斯林的地位也一直優越于印度教徒。1946年当印度面對獨立关口的時候,這一历史使得相当多的印度穆斯林很難容忍自己生活在一個注定被印度教徒主導的國家,為此,他們迫切尋求一個獨立的穆斯林國家。

對于這一點,巴基斯坦的國父真納就曾說過,如果穆斯林和印度教徒在印度獨立之后不能分離開來,那么鐵定會面臨一場內戰。事實上,当1946年英國人開始撤出印度時,隨著統治秩序的瓦解,英屬印度的穆斯林與印度教徒就開始相互屠殺對方,并以此迫使英國人與印度教徒承認印巴分治——宗教屠殺造成至少50万人死亡,也形成了巴基斯坦建國的政治基礎。

因此,是1947年英屬印度穆斯林對伊斯蘭教的宗教虔誠,而非民族或者地域需要,為巴基斯坦國家的誕生提供了精神動力。同樣,如果沒有印度穆斯林的宗教認同,就不會有巴基斯坦國家的出現。

1946年8月,在孟買舉行的一次集會上,巴基斯坦國父、当時的印度穆斯林聯盟領袖阿里·真納告知其支持者說:“要么我們挑起印度分治,要么我們使其毀壞殆尽。”

(王夷甫 森彰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