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銳談毛澤東反右:對知識分子成見很深

2017-06-12 04:18:36

1957年发生的反右派斗爭,是一場整肅知識分子的運動,也是一場整肅民主黨派尤其民主同盟(其中多數是知識分子)的運動。毛澤東发動這一場斗爭不是偶然的,有其深遠的历史根源。毛澤東從政治生涯的開始,就對中國知識分子有很深的成見了。另外,毛澤東在革命勝利之后就要讓原來的盟友民主黨派離開政治舞台了,這是他多年來一貫的思想,也是他對中國知識分子尤其是上層知識分子的一貫看法所促成。本文摘自2008年第7期《炎黃春秋》,作者李銳,原題為《毛澤東與反右派斗爭》。


1957年,中國國慶節游行隊伍中的反右和整風標語牌(圖源:VCG)

1957年发生的反右派斗爭,是一場整肅知識分子的運動,也是一場整肅民主黨派尤其民主同盟(其中多數是知識分子)的運動。毛澤東发動這一場斗爭不是偶然的,有其深遠的历史根源。

從早年開始,他就對知識分子特别是大知識分子帶有很深的成見了,這同他的家庭環境和早年生活有关。1919年到北京時,他在北大圖書館当一小職工(月薪八元,屬工人工資)時,曾受到当年學校教授和學生的冷遇。1936年同斯諾的談話中反映過這种心情:“我的職位低微,人家都不理我。”《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的原文中,就有將知識分子看作反革命或半反革命的論述。收入《毛選》時已作過大量刪改,面目全非了,這是当年統戰環境促成的,1939年黨中央還有過“大量发展知識分子”的決定。

《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原刊1925年12月出版的《革命》半月刊,《中國農民》1926年2月號和《中國青年》1926年3月號都予轉載,隨后在廣州、汕頭出了單行本,可見当年此文影響之大。原文說:“無論哪一個國內,天造地設,都有三等人,上等、中等、下等。詳細分有五等:大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半無資產階級、無產階級。”文中“大資產階級”是指買辦階級、大地主、官僚、軍閥和反動派知識階級,而以“反動派知識階級”為重點。原文如下:

“反動派知識階級——上列四种人附屬物,如買辦性質的銀行工商業高等員司,軍閥政府之高等事務員,政客,一部分東西洋留學生,一部分大學校專門學校的教授和學生,大律師等,都是這一類。這一個階級與民族革命之目的完全不相容,始終站在帝國主義一邊,乃極端的反革命派。其人數大概不出一百万,即四万万人中四百分之一,乃民族革命運動中之死敵。”

原文將以下社會群體稱為“中產階級”:“高等知識分子——華商銀行工商業之從業員,大部分東西洋留學生,大部分大學校專門學校教授和學生,小律師等都是這一類。這個階級的欲望為欲得到大資產階級的地位,然受外資打擊、軍閥壓迫不能发展。”毛澤東將這類知識分子分為右翼和左翼:即“以小地主子弟的資格在國內專門學校、大學校讀書,受著那半土半洋回國留學生的熏陶”的知識分子,划入“中產階級右翼”,認為只要國民革命的爭斗加緊,他們“一定會站入帝國主義一邊,一定變為完全的反革命,一定會成為我們正面的敵人。”他甚至認為,中產階級的左翼,“即與帝國主義完全無緣者”,“也包含許多危險成分,斷不能望其勇敢地跑上革命的路。”关于中產階級“對于革命的態度”,“右翼屬于反革命;左翼有時可參加革命,然易與敵人妥協,全體看來是半反革命。”原文的結束語中這樣說道:“那動搖不定的中產階級,其右翼應該把他当做我們的敵人——即現時非敵人也去敵人不遠;其左翼可以把他当做我們的朋友——但不是真正的朋友,我們要時常提防他,不要讓他亂了我們的陣线!”最后說:“我們真正的敵人有多少?有一百万。那可友可敵的中間派有多少?有四百万。讓這四百万算做敵人,也不枉他們有一個五百万人的团體。”可以看出,毛澤東是把“中產階級”看做敵人的。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