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友長子被指是“潘冬子”原型

2017-06-11 18:24:16

提起《閃閃的紅星》和“潘冬子”,許多人不會陌生。可很多人并不知道“潘冬子”的原型是誰,更不會想到他竟然是將軍許世友的長子許光。本文摘自:人民網,作者:張渝、邵婉云,原題:許光:替父行孝甘守平凡。

2013年1月6日,許光——這個在全國家喻戶曉并影響了中國几代人的“潘冬子”,因病走完了他84歲的傳奇人生。許光生前,沒有多少人了解他,因為他從來沒有以紅星“潘冬子”自居,從來沒有用父親許世友將軍的光環炫耀自己,他只是鄂豫皖革命老區河南省新縣一名普通的基層干部。

泛黃的牆壁,9英寸黑白電視機,上世紀60年代的軍旅皮箱、70年代的老木櫃子、80年代的簡易木床……誰能相信,這間70多平方米的“蝸居”是一個大將軍的兒子住了20多年的家?


1977年許光與父親許世友的合影(圖源:中華網)

尽忠尽孝,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

古有木蘭代父從軍,今有許光替父行孝。

年輕有為的許光在部隊前程似錦,但父親許世友牽掛年事已高的奶奶,有國才有家,父親肩上擔負著國家重任,怎么能分心?想想自己摯愛的軍營,看看父親對不能尽孝的歉疚和糾結,只有家安頓好了,父親才能為國安心工作。“我回去!”許光答應了父親的囑托,回到新縣人武部,擔任一名普通的參謀,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奶奶。

半年后,94歲高齡的奶奶駕鶴西去,而許世友將軍当時正在東海前线指揮海防備戰,無法分身,為母親送終。還是許光,代替父親,送了奶奶最后一程。

辦完奶奶的后事,許光也算是完成了父親的囑托,他原本有機會重新回到部隊,繼續他的理想。但許光認為,自己如果回去了,就是搞特殊化,這在他看來是絕對不允許的。“不能在軍營施展抱負,就要在家鄉有所作為。”他給父親許世友的信中說道。

1982年,許光轉業擔任新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在一次凌晨前往鄉鎮處理暴雨險情的路上,遭遇車禍昏迷了三天三夜,經過10多天的搶救才脫離生命危險,傷情稍有好轉,他便前往全縣各個水庫排查險情,查漏補缺,在那場5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面前,新縣所有水庫沒有发生任何險情。

“我早把高干子弟的帽子摘掉了,你們更不能再戴!”

因為許世友將軍的特殊身份,不少人想要拜訪許光,但接待、飯局,他從不參加,也從不接受任何采訪。

在子女眼中,許光是個嚴格又固執的父親。親戚眼中,他講原則到不近人情的地步。對别人的事,他總是尽心尽力地解決,但只要跟他有一丁點关系的人,想求他辦事,走后門、拉关系,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許光也堅持住最普通的病房,不要專家會診,他總擔心自己接受的醫療待遇超標。他認為享受了自己不該享受的,就是不正之風!

他經常告誡子女:“我早就把高干子弟的帽子摘掉了,你們更不能再戴!”不論是兒子入伍、复原,還是女兒考軍校、提干,許光從來不搞特殊化,這也讓許家的后輩們養成了一切靠自己,腳踏實地的作風,在各自的崗位上,一步一個腳印地前進。

甘守平凡也是一种人生境界

許世友將軍在戰場書寫傳奇,許光則用一生守住平凡,書寫著另一個傳奇。

因為許光生前的低調朴素,記者們想了解他的事跡只能通過他的親人、朋友、同事。起初,許光的兒子許道侖并不願意宣傳自己的父親,他覺得父親如果在世,一定不願意人們這樣宣傳自己。經過黨員干部多方開導后,他才慢慢轉變觀念,意識到父親不該只屬于許家,他的精神應該被傳承。

許光的事跡被发現后,引起了很多人的學習和思考。新縣現任武裝部張政委說,自己也是在學習許光精神的過程中,不斷思考,逐步提升的,許光的“孝”,不是愚孝,而是一种為國為家的忠孝,是一种大孝。

(朱建華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