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義中被部下視為“神人”的開國元帥

2017-06-10 18:29:36

北伐戰爭后期,由于蔣介石、汪精衛相繼背叛革命,中國革命陷入低潮。在這种情況下,工農群眾被大肆屠殺,共產黨員人數急劇下降。然而,疾風知勁草,烈火見真金。面對逆境,很多理想信念堅定者,置生死于度外,毅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其中,賀龍就是典型的代表。本文摘自: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張衛波,原題為:《總指揮的历史性抉擇——南昌起義中的賀龍》。

“我要參加共產黨和改造部隊”

早年的革命探索和實踐,對賀龍來說,充滿著曲折和危險,特别是身處軍閥橫行的年代,他深感僅憑一己之力是難以改變現狀的。通過比較、鑒别,他認為“只有找到共產黨,革命才有辦法”。為此,他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工農運動給予了積極支持,曾經資助中共湘區省委委員夏曦5万銀元,并邀請共產黨員周逸群開辦政治講習所。1926年8月,他向周逸群明確提出了加入中國共產黨的要求,說:“我要參加共產黨和改造部隊。”由于当時尚處于國共合作時期,中共中央曾規定不准在友軍中发展高級軍官入黨,因此,賀龍的第一次入黨申請并沒有得到批准。考慮到賀龍要求入黨的熱情很高,周逸群鼓勵他要等待時機,說:“共產黨不是关門的,只要夠條件,時機一到,一定有人找你。”這進一步堅定了賀龍要求入黨的信念。后來,第一師成立了國民黨黨部,要賀龍參加,他無論如何也不參加,而是堅決要求參加共產黨。他任命周逸群為第一師政治部主任,同意在部隊建立政治機关,并尽其所能幫助和支持共產黨在部隊內開展活動,发展黨員。

1927年春夏之交,蔣介石在上海发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大肆捕殺共產黨員。同時,汪精衛武漢政府蠢蠢欲動,妄圖寧漢合流。革命形勢急轉直下。危急時刻,賀龍立場鮮明地支持共產黨,并對其所領導部隊的共產黨員采取了保護措施。他對周逸群說:“時局雖然這樣緊張,我還是堅決擁護共產黨,堅決執行共產黨的決定。所有在我部隊里工作的共產黨員都不要離開,放心大膽地繼續工作。”賀龍的這一態度,對革命處于低潮的共產黨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鼓舞和支持。7月初,周恩來會見賀龍時,特别欽佩他堅決的革命態度,稱贊這是“疾風知勁草”。的確,嚴峻的形勢面前,賀龍的政治立場和理想信念經受住了考驗。也正因為如此,賀龍及其所領導的第20軍成為共產黨十分信任的革命力量之一。這為南昌起義奠定了良好基礎。


賀龍身著元帥服留影(圖源:VCG)

“我完全聽共產黨的話,要我怎樣干就怎樣干”

汪精衛在武漢发動“七一五”反革命政變之后,革命形勢更加嚴峻。面對汪精衛的倒行逆施,賀龍采取了憤然抗爭的態度。為此,他不僅讓一些被解散的工人糾察隊的隊員加入自己的部隊,而且采取各种措施保護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甚至派兵在共產黨機关、工會、農會等团體的門口站崗。据統計,当時在武漢有300余名共產黨員得到賀龍部隊的救助和掩護。更為難能可貴的是,面對蔣介石高官厚祿的拉攏和誘惑,賀龍全然不為所動,斷然拒絕。7月17日,他在對連以上軍官发表講話時,表明了他要跟共產黨走的堅決態度。他說,革命到了危急关頭,擺在我們面前的出路有三條:第一條是把隊伍解散,大家都回老家去。第二條是跟著蔣介石、汪精衛去干反革命,屠殺工農兄弟。第一條路是死路,自殺的路,第二條路是当反革命的路,也是自殺的路,我們絕不能走。我賀龍不管今后如何危險,就是刀架在頸子上,也絕不走這樣的路。現在只能走第三條路,也就是跟著共產黨走革命的道路,堅決走到底!23日,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譚平山將“在南昌舉行暴動的計划”告知賀龍時,賀龍表示熱烈贊成,說:“我完全聽從共產黨的指示。”

(朱建華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