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評周恩來:不是不反是時候沒到

2017-05-19 19:07:08

毛澤東早就看出周恩來雖然在政治上貌似忠順,骨子里卻對他所发動的文革態度曖昧,始終有所保留。用毛自己的話來說是:周“不是不反,是時候沒到”。本文摘自高文謙所著《晚年周恩來》。


1967年10月,周恩來與毛澤東接見紅衛兵(圖源:AFP/VCG)

毛澤東出身寒微,投身共產革命前只是湖南一個窮山溝里的農家子弟、其祖上世代務農,大字都識不了几個,自然更談不上有什幺像一般讀書人家里那种尊孔讀經的家學熏陶。毛少年時代雖曾上過几年私塾,卻對四書五經一類儒家正統文化并不感興趣,而是貪讀民間流傳的各种傳奇小說,深受中國下層社會文化的影響,崇拜向往《水滸傳》中梁山好漢的造反精神,当年在念私墊時,就曾帶領同村伙伴干過砸孔子牌位這樣一類的事情。

毛澤東這种自小就根植于內心深處的反對儒家正統文化的情結,在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的時代大潮的激蕩下變得更加強烈,對封建禮教和儒學的厭惡和反叛遠遠超過時人之上。毛本人的人生哲學--“與天奮斗,其樂無窮!與地奮斗,其樂無窮!與人奮斗,其樂無窮!”就是對儒家學說中所謂“天人合一”這一最高境界的離經叛道,存心反其道而行之。毛的這种特立獨行、蔑視傳統、挑戰權威的思想性格,在其日后几十年的政治生涯中一再地顯露出來。

当然,毛澤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態度并非一概排斥,而是從實用的角度兼收并蓄,包括某些儒家思想。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不過,這絲毫也沒有減弱毛氏思想性格中鮮明的反儒傾向。在先秦諸子百家中,雖說毛的不少政治主張和社會理想明顯帶有墨家學派的影子,但他本人卻對法家思想情有獨钟,格外推崇厲行嚴刑峻法、在历史上有“暴君”之名的秦始皇,自稱他本人是“馬克思加秦始皇”,乃至一再為他翻案,在“焚書坑儒”的問題上公開以秦始皇自比,毫不諱言自己“超過秦始皇一百倍”。

毛澤東之所以如此偏愛法家,究其原因,固然是推崇其富國強兵的主張以及在中國完成大-統的历史過程中所起的作用,其實更主要的還是因為法家的理念與他本人“以階級斗爭為綱”、“全面專政”的治國指導思想相合,而且還為統治者提供了一套儒表法里、霸王道雜之的統馭之術。這就是為什么法術之學在历史上總是博得那些好大喜功、渴望建立千古霸業的專制帝王青睞的緣故。在這一點上,毛澤東與秦始皇實在是一脈相傳。

除此之外,毛澤東偏愛法家也還有性格上的因素。耐人尋味的是,毛的反儒情結是根源于小時反抗其父的封建家長制,而毛的尊法傾向卻又明顯地帶有其父的性格烙印。毛在回憶自己的童年時,總是念念不忘提到他如何痛恨其父的冷酷、自私和專制,然而他們父子二人的性格特征卻極為相似,正是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毛在許多方面都繼承了他父親的性格特點:狡黠、冷酷、專斷、暴戾,而且青出于藍,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毛這种充滿霸氣,喜歡獨斷干綱而又喜歡玩弄權謀的政治人物來說,法家的主張自然正好投其所好,毛對其格外偏愛也就不足為奇了。

那么,為什幺說批周汇集了毛澤東內心深處的兩大情結呢?

其一,毛澤東把周恩來視為可能在他身后否定文革的掛帥人物。毛当年发動文革,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懼怕有人會在他身后像赫魯曉夫那樣作他的秘密報告,從政治上清算他。然而,在整死了劉少奇,逼死了林彪之后,毛卻繼續被這個噩夢所纏繞,內心的恐懼感非但沒有稍減,反而因文革無可挽回的敗局而與日俱增。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