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霞好色令張靈甫厭惡

2017-05-18 03:14:39

李天霞個人作風不檢點,風流成性,這一點深為有道德潔癖的張靈甫所厭惡,張、李不和基本是74軍中公開的秘密。本文摘自2017年5月16日微信公眾號國家人文历史,作者周渝,原題為《張靈甫的人生謎团:殺妻、戰績受質疑,帶著悲觀失望走向人生終點》,文章為節選。


國軍名將張靈甫(圖源:VCG)

國民黨派系問題历來為人所詬病,即使蔣介石也多次對此表示痛心疾首。王牌部隊第74軍在抗日前线被對手稱為“支那最強軍”,但自身卻也無法抑制住派系斗爭的毒瘤癌變。總的來說,從俞濟時到王耀武時代,74軍的3個師還算穩得住,但到施中誠時代就開始出現裂痕了。1943年,王耀武升任第二十九集团軍副總司令(仍兼任軍長),誰接74軍軍長成了棘手的問題。以資历而論,李天霞首当其冲,他與王耀武同為黃埔三期,也立過不少戰功,上高會戰后還获得第1號陸海空軍武功狀,李天霞本人對軍長之職亦志在必得。不過,李天霞個人作風不檢點,風流成性,這一點深為有道德潔癖的張靈甫所厭惡,張、李不和基本是74軍中公開的秘密,李天霞若接任軍長,張靈甫必然第一個表示不服。

王耀武的決策有多少是考慮張靈甫的因素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最終他未讓李天霞繼任,而是調100軍軍長施中誠回來接任軍長,李天霞則升調到100軍当軍長,雖然都是軍長,但100軍哪能和74軍相提并論。至于張靈甫,王耀武栽培他為接班人的意圖十分明顯。1944年5月,他順利晉升第74軍副軍長兼第58師師長。長衡會戰結束后,蔡仁傑升任58師師長,張靈甫則暫時離開前线,先后進入重慶干部訓練团和陸軍大學鍍金,1945年2月20日,張靈甫的官位軍銜也由步兵上校晉升為少將。1945年6月,当張靈甫回到74軍湘西駐地時,湘西會戰已取得完勝,他沒能趕上抗戰中的最后一場大會戰。抗戰勝利后,國民政府還都南京,第74軍從新6軍手中接過南京的警備任務,正式成為首都御林軍。1946年1月,張靈甫获頒忠勤勳章。2月28日,升任第74軍(轄第51師、第57師、第58師)少將軍長并兼任首都警備司令,4月所部整編為第74師(轄整編第51旅、整編第57旅、整編第58旅),改任少將師長。5月5日获頒勝利勳章。登上個人軍事生涯之巔峰。

不得不說,張靈甫雖然打仗練兵有一套,但在人事運作上卻做得一塌糊涂。他個人操守很好,老部下對他忠心耿耿,即使几十年后回憶起老長官依然充滿感情,但他給同事們卻留下了“恃才傲物”“驕傲自大”等不好印象。其實張靈甫倒不是驕傲自大,王玉齡曾說,張靈甫“從來不表揚自己”。不過對于自己不喜歡之人,張靈甫常是直話直說,甚至懟人。李天霞亂搞男女关系,常被張靈甫拿來批判一番。張靈甫的直屬長官李延年吸食鴉片,竟被他在軍事會議上直呼為“大煙鬼”,因此得罪了不少同僚與上級。王玉齡也回憶說,張靈甫当上74軍軍長,他們完全沒有去活動過,王玉齡本人不和其他的軍官太太打麻將拉关系,張靈甫家里几乎沒有交際活動。后來張靈甫身死孟良崮,多少與派系之爭有关。

另一方面,74師整編后,部隊的戰斗力、官兵士氣都有所下降,張靈甫也完全沒有登上人生巔峰的喜悦。內戰爆发后,苏北戰場上張靈甫雖在淮陰、漣水打了几場勝仗,并于当年12月26日获頒三等云麾勳章,但他的態度與影視作品中那种志得意滿卻有很大反差,總體來說是消極的。導致張靈甫消極的因素很多,例如對上級指令不認同,對軍隊派系林立、賞罰不公、腐敗盛行等現象的憤恨與痛心。他曾发牢騷說,上面讓整編74師進入山區作戰,等于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是“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1947年5月6日,張靈甫將走到人生終點的10天之前,他于行軍途中給老長官俞濟時寫了一封親筆信,這些文字中看不見躊躇滿志的張靈甫,卻充滿了悲觀與消極。信中,張靈甫坦言自“進剿”以來,每日皆在郁悶的情緒之中,直言不諱地批評“以國軍表現于戰場者而言,勇者任其自進,怯者聽其裹足,犧牲者犧牲而已,技巧者自為得志。賞難尽公,罰每欠当,彼此心存觀望,難以合作。決心各自為謀,同床異夢。”并告訴老長官,軍隊此等弊病若不革除,不僅與共產黨的戰爭中難以取勝,“更何以言建國也”。

對軍隊的失望,對時局的悲觀,對自身經历的郁悶以及對高層指揮的質疑,心情复雜的張靈甫帶著他的整編第74師登上了絕地孟良崮……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