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自責人生最大敗仗:被狼咬了一口

2017-05-18 03:14:38

彭德懷在西北戰場上犯下了他軍事生涯中的最大失誤,也就有了胡宗南所說的“西府隴東大捷”。后來彭德懷也談到了西北戰場上的兩大失誤:一是二打榆林,二是西府、隴東戰役,因輕敵而給胡宗南造成可乘之機而失利,“被狼咬了一口”。本文摘自2008年第1期《福建黨史月刊》,作者楊飛,原題為《彭德懷與“西北王”胡宗南的生死較量》,文章為節選。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帥彭德懷授勳照(圖源:VCG)

西北地區,尤其是陝北,地處中國東西部結合處,地勢險峻,戰略地位極其重要,自古就有“欲統中國,必据关中”之說。1935年紅軍三大主力在此勝利會師,建立了陝甘寧革命根据地,中國共產黨更是把制定戰略決策、領導人民進行革命戰爭的大本營放在了陝北。從這一天起,陝北地區成了國共兩黨軍事較量的競技場。其中彭德懷與“西北王”胡宗南之間的較量,構成了西北戰場上國共較量的主旋律。

山城堡之戰,彭德懷初射天狼

胡宗南是蔣介石手下最著名的上將軍之一,黃埔一期畢業生。周恩來曾評價說:“胡宗南是蔣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揮官。”由于他驍勇善戰,老謀深算,善于收買人心,為人狡猾奸詐,加之又深得蔣介石的寵愛,便得以在短短的十年軍事生涯中,在西北迅速站穩了腳跟,成長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梟雄。

1936年9月,胡宗南率領第一軍第二次入甘。第一軍是國民黨的五大主力之一,國軍中的精英,號稱“天下第一軍”,裝備精良,人員充足。“西北王”胡宗南也是殺氣騰騰,入甘后就展開了對紅軍的猛烈攻勢,迫使紅軍不得不從已經占領的會寧、靜寧一线向北撤退。胡宗南軍則對北退的紅軍加緊攻勢,步步緊逼。天狼在逞威。

胡宗南率領第一軍二次入甘的消息傳出后,曾在紅軍高層內部產生了不小的震動。張國燾先前領教過胡宗南的厲害,深知形勢的險惡,對阻擊胡宗南的戰略決策猶豫不決;中央紅軍也曾有過深刻教訓,對阻擊胡宗南也缺乏底氣。胡宗南確實是一只凶悍的天狼,不可輕視。

針對紅軍內部這种微妙的“懼胡”氣氛,彭德懷挺身而出,欣然接受了“射狼”的重任,被委任為前敵總指揮兼政委,統一指揮紅軍三個方面軍的作戰。

当時紅軍退到靖遠后,已經無路可退了。靖遠一旦失守,紅軍將落入被南北夾擊的險惡境地。蔣介石也看到了靖遠的軍事重要性,命令胡宗南不惜一切代價攻下靖遠。

面對胡宗南的步步緊逼,彭德懷制定了“射狼”的初步計划,為這只凶狠的“天狼”布好了口袋。彭德懷欲借胡宗南的輕敵情緒,誘其深入,斷其數指。他在軍中訓話時說:“胡宗南是一只狡猾的狼,紅軍是一個獵人,而且是一個優秀的老獵人。”大大鼓舞了全軍的士氣。然而,胡宗南狡猾成性,并沒有輕易冒進,鑽進彭德懷布下的口袋,而是多路并進,并由另一路攻下靖遠。彭德懷第一次圍殲胡宗南的設想落空。

靖遠被占領,紅軍只好一路向東,且戰且退。此時,胡宗南也產生了錯覺,認為紅軍已經“不堪一擊”了。他把第一軍放在了追擊的最前方,又兵分三路,直追東退的紅軍。

由于“狼群”緊緊咬住紅軍不放,彭德懷的處境更加嚴峻。紅軍再退就要將中共中央機关和紅軍總部暴露給敵軍了,就意味著紅軍要放棄陝北,再做一次長征。此時,在保安的毛澤東、在南京的蔣介石都坐不住了。畢竟這一仗关系到紅軍的生死存亡。毛澤東不敢怠慢,几乎一日數電彭德懷,討論圍殲胡宗南的計划;蔣介石更是對胡宗南寄予了厚望,鼓動胡宗南一舉而下保安。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