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提綱:文革前最后一次刹車

欒泠 項城撰寫2017-05-18 01:08:18

1966年5月16日,一道通知揭開了文革時代。

毛澤東為何要发動文革至今沒有明確的答案,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那篇著名的《評新編历史劇〈海瑞罷官〉》于上海《文汇報》发表時,毛想要掀起一場什么樣的革命,恐怕沒有什么人能想到。

不過姚文元的文章說《海瑞罷官》鼓吹“單干風”、“翻案風”,是毒草,文章的矛頭直指北京市副市長吳晗,上綱很高,引起學術界、文藝界震動。

彭真看到此文來勢洶洶,堅決反對和抵制,他不許中央和北京的報紙轉載這篇文章。

戚本禹在回憶錄中寫道:鄧小平也是反對這篇文章的,他曾對吳晗說過,沒有什么了不起,我們照樣打牌。

毛澤東早已料到北京這個“獨立王國”不會轉載這篇文章,在文章发表后第二天,他就開始了一次南巡,與各省市一把手談話,主題就是中央出了修正主義,你們地方到底怎么辦?


文革結束后,彭真成為鄧小平主政時期的中共八大元老之一。右起:習仲勳、趙紫陽、胡耀邦、聶榮臻、彭真、薄一波、万里、楊尚昆(圖源:VCG)

這些一把手不會想到毛澤東針對的是彭真,他們的回答都偏離了毛的預定答案:造反。

在南巡的過程中,毛沒有忘記向北京施壓,但戚本禹說,最后還是周恩來親自找了彭真,共同審定了《人民日報》轉載姚文的按語,于11月30日在《人民日報》、《北京日報》上作了轉載。

對于毛澤東的一系列行動,彭真做出了一些讓步,但他依然不贊成批吳晗,指出即使是非批不可,吳晗的問題最多也只是個學術問題。

在這個指導思想下,北京學術界沒有什么人支持姚文元的文章。

毛澤東對這种現狀非常不滿,据《1965年9月至1966年5月文化戰线上兩條道路斗爭大事記》記載,1965年12月21日,毛澤東关于《海瑞罷官》的要害是“罷官”的談話之后的第二天,毛澤東“同彭真、康生、楊成武等同志談話,再次談及《海瑞罷官》的要害是‘罷官’,我們廬山會議罷了彭德懷的官”。彭真立刻辯解說,“我們經過調查,沒有发現吳晗同彭德懷有什么聯系”。

彭真根据市委對吳晗的調查,向毛澤東作了說明。当時毛澤東沒有回答,彭真以為已經向毛澤東講清楚了,在北京國際飯店召開市委工作會議時,特地把吳晗請來,并對他說,“你錯的就檢討,對的就堅持,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對吳晗進行安慰。

事后,他從杭州經過上海,在和上海市委有关人員談話時指出,對姚文元的文章要“一分為二”,吳晗的問題要作學術問題討論,并說吳晗在各個历史時期都是“左派”。

但是在毛澤東親自點出“罷官”后,針對吳晗的批判還是起來了,為了不因《海瑞罷官》引起學術界、思想界的大混亂,彭真等人認為有必要制訂一個相應的文件,并采取一定的措施,使這場討論有序進行。

1966年2月3日,彭真主持召開“文化革命五人小組”擴大會議。這也是“五人小組”自成立以來第一次開會,有关方面負責人許立群、胡繩、姚溱、王力、范若愚、劉仁、鄭天翔列席了會議。彭真在會上說:經查明,吳晗同彭德懷沒有关系,因此不要提廬山會議,不要提《海瑞罷官》的政治問題,學術批判不要過頭,要慎重。

五人小組提出,學術爭論要“用擺事實、講道理的方法”,“要堅持實事求是,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要把涉及到各种學術理論的問題,充分地展開討論。如果最后還有不同意見,應当容許保留,以后繼續討論”……這樣可以避免牽涉過眾,擴大過多。

(欒泠 項城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