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如何失去台灣:光复台灣的英雄

王夷甫撰寫2017-05-17 21:35:07

桃園市慈湖陵寢旁邊,有一座著名的紀念雕塑公園,乃是往來游客起興駐足之處。

這座雕塑公園之所以引人,并非源于其間雕塑的華美,只因所展雕塑乃是前總統蔣介石之像。

這些蔣介石的塑像無論或坐或立或騎馬,或長袍或中山裝或戎裝,雕像的臉部儀容卻皆如模刻般一致,尽力地展現出了那位政治梟雄的“威嚴”、“慈愛”和“雍容”。曾几何時,這些雕像都被安放在台灣繁華街市的廣場、學校政府單位的中心,在那里接受万眾的朝拜,享受人民的敬愛。現在,他們卻只能蜷縮在這小小的陵園,承受雨淋日晒的消磨,并被世人遺忘。

不過,历史不會遺忘。那些依然殘留于民間的蔣介石雕像,則淪為清算者发泄憤怒的標靶——尤其是在每年的2月28日,在1947年的那一天,“民族救星”蔣介石的軍隊向曾經熱愛他的台灣人民揮起了屠刀。而那位英雄自命的領袖,又在隨后的漫長歲月里,以絕對的權力對台灣進行了鐵桶般的統治。

這就是蔣介石在台灣的历史之格,猶如瓦格納的歌劇《尼伯龍根》,歡欣開頭,悲劇結束。

光复台灣的英雄

抗戰勝利之后的蔣介石,是大多數華人眼里的民族救星。這一點,對于当時的台灣人來說,同樣不會例外。

在日治理時期,尽管台灣社會获得了相当程度的发展,但仍然屬于殖民地次等民族的角色,并飽受日本殖民者的种族壓迫。是以,台灣民眾對日本的不滿,在日本戰敗后光复之初,迅速轉化為對中國的熱烈期待。

据黃克武的《悲劇的历史拚圖》記載,当時的台灣民眾,到處傳唱著陸游“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的詩句,沉浸在光复的喜悦之中。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家屬阮美姝回憶父親阮朝日当時的興奮:“我父親八月十五日竟然用跳回來,人還沒進門就聽到他的聲音,大聲說我們回歸中國了,我們要做中國人了,不再做日本人!”。而据《台灣的历史源流》記載,当時台灣諸如日日新報等媒體上,均刊登有大量商家行號歡慶光复的廣告;街上鑼鼓喧天,鞭炮不斷,家家張燈結彩,雖有若干民眾報复日本人的騷動,但整體局勢都趨于穩定,并靜候國民政府的到來。

1945年10月5日,國民政府葛敬恩中將首先抵台并发號施令,結束了台灣自日本投降以來的“政治真空期”。10月中旬,陳孔達統帥的國軍70軍三千人連同政府官員,在同盟國飛機的掩護下,從浙江寧波由美軍運輸艦載運送至台灣基隆登陸,并進入台北,超過三十万台灣民眾自发走上街頭,前呼后擁地夾道歡呼迎接。

1946年10月21日,凱旋的蔣介石攜夫人宋美齡,從南京飛往台灣,并受到了民眾的熱烈歡迎。当月23日下午一時半,蔣驅車前往霧峰、草屯、埔里,沿途受到民眾和學生的夾到歡呼;24日下午2時,蔣依原路返回台中,沿路民眾比昨日更加踴躍,当他在草屯下車,巡視區公所時,台中市民與學生,列隊送行者竟然達十余里;25日上午,蔣介石從草山賓館出发,9時半抵達台北市,当地民眾與學生分列馬路兩側,以表敬意。

“其情不自禁,敬仰之心,流露于行動聲色者,誠不能以筆墨形容也”。面對台灣民眾的熱忱,蔣介石不由感懷,他在日記中這樣寫道,“自中山橋至公會堂廣場,十余里長徑,接續不斷,狂呼歡躍之情緒,使此心受到無限之激蕩。四十年之革命奮斗,八年之枉屈惡戰,至此方知上帝仍不負苦心矣。”


蔣介石曾經是大多數台灣人眼里不折不扣的民族英雄(圖源:VCG)

(王夷甫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