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榮臻等人因何判斷苏聯核襲中國

2017-05-17 07:12:02

中苏关系緊張之時,苏聯欲用核武器攻擊中國。消息傳到北京,周恩來立即與几個中共老帥開會分析這則消息的可靠性并商議對策。几位老帥都認為,苏聯要打核戰爭,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是現實的。聶榮臻建議,城市應以疏散、隱蔽和防護為主。本文摘自《紅牆知情錄(三):共和國外交軼事及兩岸風云》,作者尹家民,当代中國出版社出版。


勃列日涅夫執政期間,中苏关系最為緊張(圖源:AFP/VCG)

由于苏聯的插手,新疆方面的外交糾紛不斷。進入6月份以來,有关苏軍越境入侵的事顯著增多。由廣州軍區副司令調任新疆軍區司令員的龍書金對此已經熟視無睹,甚至膩煩:今天一頭羊,明天一頭牛,你打我一槍,我還你一彈,中苏邊界线有7000多公里,誰管得住?!龍書金漸漸對這些報告漫不經心了。

8月13日上午8時,副連長楊政林率領三排37名官兵,執行例行巡邏任務。行至戈壁,突然一发炮彈在他們中間炸響,迅即6輛苏軍坦克鑽出草窠,300多名苏軍官兵也從土堆里爬出來,尾隨坦克向中國軍隊冲擊。楊政林指揮隊伍向苏軍還擊。楊政林是有經驗的,他的左臂已被炮火洞穿,無暇顧及,他將報話機從已犧牲的報話員手上解下來,對著話筒大聲呼叫:“塔城,塔城,我是楊政林,我們在鐵里克提東10公里處遭敵伏擊,苏軍坦克6輛,步兵300余人。”這時,空中傳來嗡嗡聲,楊政林抬頭,看到兩架直升機在頭頂上盤旋。楊政林发出了最后的誓言:“請黨相信我們,我們會戰斗到最后一個人,一粒子彈,決不會出現一個俘虜……”兩顆汽油燃燒彈撲向孤立無援的中國士兵,大火吞噬了全部的生命和血跡。

等到中國陸軍第八師的一個团從60公里外趕來時,戰斗早已結束。被烈火焚燒過的38具尸體,已經面目全非,難以辨認,成了血色黃昏中大漠最慘烈的一縷孤煙。

半個月后,為了弄清事件真相,中央軍委調查組來到了烏魯木齊,先后調查了司令員龍書金、政委王恩茂、副司令員賽福鼎以下近百人。

事情傳到了聯合國總部。苏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興奮異常:“苏中再度发生流血冲突,苏軍殲敵30多人。”他拿起電話,向苏聯駐美大使館詢問苏共領導人對此事的反應。

然而苏聯領導層對此并不像馬立克那樣樂觀。在苏共中央政治局全體會議上,葛羅米柯氣呼呼地首先发言:“我剛剛聽說,昨天格列奇科同志命令軍方擅自動手,在新疆消滅了中國一支30多人的邊防巡邏隊。我不明白,這究竟是什么意思!難道是因為在達曼斯基島(即珍寶島)我們吃了虧就在新疆反咬一口嗎?這种做法,未免太短視,太小家子氣了!這與我們國家的偉大形象相符嗎?”

柯西金贊同葛羅米柯:“如果是為了教訓中國,這种隔靴搔癢的做法有什么用呢?去年我們的軍隊進入捷克斯洛伐克,已經讓我們國家的形象蒙受了重大損害。要知道,我們正在推進的亞洲安全體系很可能因格列奇科同志的這一頓槍炮而破產!這划得來嗎?”

勃列日涅夫卻不以為然:“不至于這么嚴重吧!”

葛羅米柯從公文包里抽出几份文件,遞給勃列日涅夫:“請你看看吧。這是20多個使館今天打來的電報。如果說達曼斯基島发生冲突時,世界還弄不清是哪一個首先挑起戰火的話,那這次可就昭然若揭了。不會有一個國家不認為我們是戰爭的挑起者。”

在一旁一直悶頭吸煙的格列奇科終于坐不住了:“我堅持我的意見,在中國狂人面前,我們的態度必须強硬些!如果想懲治他們而又避免我們的損失過重,那么就應該讓我們的原子彈顯顯威風。要根除中國的威脅,就必须用几百万噸級当量的核武器,對中國的核設施進行一勞永逸的打擊。只有通過這樣的外科手術,才能摘取亞洲的毒瘤!”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