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子陵:帝王南面之術令毛澤東神鬼莫測

2017-05-17 01:01:54

毛澤東進入中南海后,閒暇之余認真閱讀《二十四史》,從中可以研究他的思想走向。毛晚年在中共黨內制造派系,堅持終身制和家天下,縱容后黨擅權等等,皆屬“帝王南面之術”。此外,劉少奇周恩來感到毛的意圖越來越難以領會和掌握。本文摘自辛子陵所著《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


1952年,毛澤東、劉少奇、朱德等在中南海懷仁堂(圖源:VCG)

毛澤東在青少年時代就熟讀諸子百家,尤酷愛讀史。在取得天下以后,1952年購得一部清乾隆武英殿版《二十四史》,全書3200多卷,800多冊,共4000多万字。他如获至寶,十分愛讀,圈點批注最多。据給他管理圖書的一位工作人員說:“從1952年到1976年,毛澤東以風雨春秋二十四載的時光,用頑強的毅力,通讀了這部卷帙浩繁的《二十四史》。”“重點史冊、篇章還二遍、三遍、四遍地讀。”“寫下了大量讀書批注。”“對某些帝王的成敗得失也多所評論。”当然,除繁忙的政務外,毛澤東還讀了一些馬列的書和現代著作。但我們可以有根据地說,進京以后,《二十四史》是他讀書的主线,從中可以研究他的思想走向。鑄成毛澤東晚年种种大錯的,諸如迫害和誅殺功臣,在黨內制造派系,堅持終身制和家天下,縱容后黨擅權等等,皆屬“帝王南面之術”。這帝王南面之術,就是怎樣鞏固皇權,防止大權旁落的學問,就是怎樣坐穩皇帝,怎樣駕馭群臣的學問。帝王南面之術的思想是以《韓非子》為代表的法家思想,其結合實際的運用是《二十四史》中所記錄的花樣翻新的機巧權術和殘忍陰謀。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要給秦始皇正名,要給法家正名,正是他這种思想发展的必然歸宿。而在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掩蓋下對法家思想的運用,使全國人民眼花繚亂,目瞪口呆。

自“七大”以后,劉少奇和周恩來作為毛澤東的主要助手,在抗戰末期特别是解放戰爭時期,他們思想一致,路线一致,肝膽相照,榮辱與共,配合是非常默契的。劉負責黨務和政權建設;周負責軍事和統戰,凡有贊划,莫不為毛澤東所器重和采納。住進中南海以后,他們那种親密無間的关系,悄悄地、逐漸地发生著變化。劉周感到毛的意圖越來越難以領會和掌握,明明是按照毛過去提出的理論和路线去做的,但動輒得咎,毛恰恰站在了他們的對立面。劉少奇和周恩來越來越深地陷入惶惑不安之中,謹小慎微,隨時注意與主席保持一致。

高崗是建國之初新升起的一顆政治明星。他生于1905年,陝西橫山人。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與創建陝北革命根据地。1935年2月任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兼前敵總指揮部政委,協助劉志丹領導紅軍粉碎國民黨軍隊圍剿。毛澤東到陝北后,高崗作為地方干部的代表受到重視。1936年任中共陝北省委書記。1941年任中共西北局書記。1942年5月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代政委,與司令員賀龍比肩進入中共高級軍政領導人行列。但是以他的資望和年齡,與黨內同志如朱德、劉少奇,黨外人士如宋慶齡、李濟深,并列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仍出乎全黨的意料之外。当時的解釋是高崗是陝北根据地的代表。有了陝北根据地,万里長征的紅軍才有了個落腳點。陝北的代表人物劉志丹、謝子長都犧牲了,數下來就是高崗了。另一個沒有提出來的理由是因為高崗是親苏派,毛澤東要“一邊倒”,需要借助高崗疏通與斯大林的关系。

1949年6月,毛澤東派劉少奇、高崗、王稼祥組团秘密訪苏。劉少奇為团長。任務是向斯大林通報中國革命即將勝利的形勢,聯合政府的組成,新中國的內外政策,請求苏聯援助,并商談兩國关系的一些問題。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