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后張自忠兒孫不敢祭祀他

2017-05-16 05:05:45

張自忠殉國后,兒孫們每周日都會舉行一個紀念儀式。在中共建政后就戛然而止。張自忠后輩們回憶說,当時主要是考慮到他女兒的工作。本文摘自2015年5月18日《新京報》,作者尹亞飛,原題為《張自忠后人:紀念不是為了炫耀》。


抗日悍將張自忠(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物小傳

張廉云(92歲)

張自忠將軍之女,曾任北京市政協副主席

張慶安(82歲)

張自忠將軍之孫,曾是上海鋼鐵工藝研究所高級工程師

張紀祖(75歲)

張自忠將軍之孫,商人

自張自忠將軍犧牲之后,在長達10年的時間里,兒孫們每周日都會舉行一個紀念儀式,面對將軍的遺像,誦讀家訓。家訓有三句話:“祖祖孫孫莫忘七七。祖祖孫孫莫忘五一六。做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

雖然此后很長一段時間內中斷了公開的紀念活動,但兒孫們并未忘記家訓,未忘記傳承先祖的精神。

今年5月16日,是張自忠將軍殉國75周年紀念日,在湖北宜城的將軍殉難地,一座紀念園正式向公眾開放,包括將軍多位后人在內的數万民眾,出席了現場的紀念活動。一位將軍的后人說,“我們紀念張自忠,不是為了炫耀自己的祖先,而是表明自己作為中華民族子孫的一种態度,讓不願意認錯的某些日本政客知道,我們不會忘記历史,也不會讓历史重演。”

“莫忘七七,莫忘五一六”

在1940年張自忠殉國后,家里就多了一個儀式。作為長子,這個儀式由張廉珍主持,他在每周日早上九點,都會帶著全家人,面對父親的遺像,誦讀家訓三次,并默思十分钟。家訓有三句話,“祖祖孫孫莫忘七七。祖祖孫孫莫忘五一六。做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

但這個家庭的紀念儀式,在解放后就戛然而止。后輩們回憶說,当時主要是考慮到姑姑的工作。

后輩們所說的姑姑是張廉云。

張廉云在家排行老三,大哥即是張廉珍,其解放前曾供職于財政機关,后一直居住在上海,有子七人。二哥張廉靜,曾赴黃埔軍校受訓,后不幸感染傷寒,于1934年早歿,年僅17歲,無子嗣。

而她,則畢業于复旦大學新聞系,長期從事教育、醫療等工作,退休前系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如今已是92歲高齡。

因擔心自己年齡大了會無意中說錯話,老人婉拒了新京報記者的采訪。

“她擔心自己說錯話會影響姥爺的形象。”張廉云的長子車晴說,在解放后,上一輩几乎都停止了對張自忠的紀念活動,因為当時他們都認為,“在外界看來,家里有個國民黨軍官的長輩,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解放以后,張廉云第一次正式填寫登記表時,上級領導讓她在家庭出身一欄中填寫“軍閥”二字。張廉云曾對家人說,“從小我就會唱‘打倒列強,除軍閥’這支歌,而現在父親也列入軍閥之列了。”

但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張廉云服從了組織決定。

尽管張廉云這輩人小心謹慎,但還是沒有躲過“文革”。那期間,張廉珍的家被抄了四次,患有高血壓的他沒有熬過“文革”,于1968年去世了。張廉云也被剃了陰陽頭游街。

車晴說,直到1980年,湖北宜城率先掀起了紀念張自忠的活動,母親才在朋友的建議下,為姥爺申請烈士證明書。她才開始表達壓抑了三十年的复雜情感。

拿到烈士證明書以后,張廉云向北京市委統戰部提出申請,變更自己的家庭出身時,她還有些慌亂,她小心翼翼地問車晴,“家庭出身如何寫?”

“都沒給祖父丟人”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