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解決中國問題须馬克思加秦始皇

2017-04-20 23:10:00

毛澤東曾說:“解決中國的問題,须馬克思加秦始皇。”馬克思是一個理論家,自身缺少實踐活動,秦始皇是一位大實踐家,但他自身缺少理論建樹。本文摘自《天津日報》,作者趙潤琴。


毛澤東與秦始皇拚圖(圖源:VCG)

毛澤東在漫長的革命生涯中,對《孫子兵法》有系統而深入的研究,《孫子兵法》對毛澤東的影響也是巨大而深遠的。在毛澤東誕辰紀念日之際,本報記者采訪了天津市孫子兵法研究會副會長劉春生先生。

“我確實讀了許多关于中國古代打仗的書,研究過《孫子兵法》之類的著作”

記者:毛澤東在軍事上的成就舉世矚目。國外研究毛澤東的學者普遍認為,毛澤東的軍事思想主要來源于《孫子兵法》,而不是西方的軍事學說。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劉春生:這种說法不僅國外有,國內也有;不僅現在有,過去也有。1931年11月瑞金會議到1935年1月遵義會議期間,黨內一直有人這樣講,不過当時是用批判、責難的方式提出來的。客觀地看,《孫子兵法》對毛澤東的影響確實巨大。看一看毛澤東的軍事論著,翻一翻毛澤東的作戰電令,到處都可以找到《孫子兵法》的痕跡,中國古代兵法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重要源泉。毛澤東在回顧他的革命生涯時也坦言,“我確實讀了許多关于中國古代打仗的書,研究過《孫子兵法》之類的著作”。当然,毛澤東軍事思想是中國革命實踐的產物,只不過受《孫子兵法》的影響比較大罷了。

記者:毛澤東在探尋中國革命道路的過程中是如何借鑒、研究《孫子兵法》的?

劉春生:毛澤東探尋中國革命道路的過程,也是他研究、運用古代兵法的過程。如何以弱小的力量戰勝強大的敵人,是擺在毛澤東面前的現實問題。這個問題,馬列主義的經典著作里沒有答案,西方的軍事著作里也沒有答案。《孫子兵法》、《六韜》、《尉繚子》等中國兵法著作里有丰富的以弱勝強的思想可供借鑒,這是毛澤東研究中國古代兵法的內在動力。中國古代兵法給了毛澤東戰勝強大敵人的信心和智慧。大革命失敗后,毛澤東在相当長的時期內注重軍事理論研究,注重吸收古代兵法中有生命力的成分,借以充實、完善革命軍事理論,指導革命戰爭。在革命處在危難之際,毛澤東提出了“上山可造成軍事勢力的基礎”、“政權是由槍杆子中取得的”,這既是革命形勢所迫,也是其受古代兵法思想影響的結果。毛澤東倡導工農武裝割据、建立農村革命根据地,就是受到《孫子兵法》“避實而擊虛”、“因敵而制勝”思想的影響。毛澤東以此開辟了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全國勝利的道路。這既是毛澤東把馬列主義的普遍真理同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的產物,也是毛澤東對《孫子兵法》創造性運用和发展的結果。

到陝北后,毛澤東為撰寫《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曾三次給在白區工作的劉鼎、葉劍英等人寫信,非常迫切地要他們“買一部《孫子兵法》來”,由此可見《孫子兵法》對毛澤東構建軍事思想體系的重要作用。毛澤東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論持久戰》等著作中反复引用《孫子兵法》,借鑒兵法思想研究戰略問題,指導革命戰爭實踐和抗日戰爭實踐。毛澤東在中國革命實踐中,賦予了《孫子兵法》新的生命,发掘了《孫子兵法》新的價值。

毛澤東曾指出:“一切帶原則性的軍事規律,或軍事理論,都是前人或今人做的关于過去戰爭經驗的總結。這些過去的戰爭所留給我們的血的教訓,應当慎重地學習它。這是一件事。然而還有一件事,即是從自己經驗中考證這些結論,吸收那些用得著的東西,拒絕那些用不著的東西,增加那些自己所特有的東西。這后一件事是十分重要的,不這樣做,我們就不能指導戰爭。”這段話實際上是毛澤東學習研究、借鑒運用并发展《孫子兵法》的切身體會。繼承這份文化遺產,在實踐中學習研究,在實踐中借鑒運用,在實踐中創新发展,這就是毛澤東對待《孫子兵法》的態度。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