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漢年交代材料令毛澤東深感意外

2017-04-20 19:47:01

毛澤東看到潘漢年的交代材料顯然大出意外,因為据知情者說,這位曾經几度對潘漢年嘉許備至的毛,閱畢大筆一揮,做出“此人從此不能信用”的批示。本文摘自2017年4月20日微信公眾號黨史博采,作者王凡,原題為《陳云為何至死念念不忘潘漢年?》。




潘漢年1982年获得平反(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79年10月,中共第一代領導成員陳云因病住院手術。

此時的他已是年逾74歲高齡,這樣的高齡做手術總有些風險,然而,在他術前寫給当時中共中央委員會秘書長胡耀邦的信中提到的,卻是关于一個人的冤案平反問題。信中說:1936年,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团派此人到南京與國民黨談判的決策,是由王明、康生和他三人做出的,如今王、康均已離世,只有他能為此人作證了。

当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辦公廳主任姚依林到醫院看望陳云,詢問他還有什么事要交代時,他說的還是這個人的冤案平反,說是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此人的問題得到解決。

1981年3月1日,陳云再次致信中央政治局常委鄧小平、李先念、胡耀邦,信中談的依然是這個人的冤案平反問題。他說他專門調閱了公安部有关此人的材料,沒发現有此人投敵的確證,正式建議中共中央复查此人的案子。3月3日,負責平反工作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胡耀邦批示,按陳云的建議复查該案。

這個讓陳云如此掛記,反复提出要為之平反的人,究竟是誰呢?

他,就是潘漢年。

凡是比較仔細地閱讀過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历史或中共黨史的人,都會依稀記得,在這一時期发生的許多富有傳奇色彩的地下斗爭的故事里、許多重大历史事件的描述中,常會瞥見“潘漢年”這個名字。

1929年,時為中共中央宣傳部文委書記的他,召集在上海的黨員作家和進步文學工作者座談,要求他們立即停止對魯迅、茅盾的批判。蜚聲遐邇的左翼作家聯盟,也是由他召集籌辦的。

1931年,中共特科主要領導人顧順章被捕叛變,白區工作環境更趨凶險嚴峻,几乎所有打入敵特機構的中共情報人員被迫撤離原崗位之際,他成為中共特科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繼陳賡、李克農之后,擔起情報部門重組和工作恢复的重任。

1933年,19路軍发動反蔣的福建事變,他作為中國共產黨的代表,常駐在不久前還處于敵對狀態的19路軍中,直至反蔣政權被蔣介石瓦解。

1934年,中央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利,被迫實施戰略轉移,他與何長工受命同不滿蔣介石的粵軍將領談判,和粵軍達成消除對立,互通情報,互相借道的協議,使處境困難的紅軍,順利通過本為西部軍事屏障的粵軍防區。

1935年遵義會議后,他作為陳云的副手,潛往白色恐怖中的上海,與那里處于癱瘓狀態的地下組織聯絡,以設法尽快打通中共和共產國際聯系的渠道,汇報遵義會議的結果及紅軍的近況。之后他又與陳云前后腳奔赴莫斯科。

1936年,他帶著毛澤東、周恩來的信件,秘密往返于莫斯科、上海、香港、西安、保安之間,頻繁會見宋慶齡、沈鈞儒及國民黨政府駐苏聯大使館武官鄧文儀、張學良、陳立夫等人,為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實現奔走鋪墊。

1937年,作為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主要角色之一,又以周恩來助手的身份,參加了周恩來和蔣介石在杭州就國共第二次合作問題進行的談判。

抗戰八年,他是康生任部長的中共中央社會部副部長,常出沒在香港、上海、及淮南等敵占區域主持情報工作。他周旋于日本侵略者、汪精衛政權和國民黨勢力之間,甚至多次深入虎穴,同策划了汪精衛叛國的日本特務頭目影佐禎昭、汪偽政權的特工首腦李士群面對面地角力。在看不見的戰线上,建樹了勳績。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