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講法制課第一人:沒敢偷懶 沒說假話

2017-04-20 19:25:01

開講中南海第一堂法制課的孫國華總結自己50多年法學研究生涯時寫道:我沒敢偷懶,沒說假話。本文摘自2017年4月18日《法治周末》,作者武傑,原題為《孫國華:我沒敢偷懶,沒說假話》。


2015年6月19日,孫國華參加法學院畢業典禮并領唱國歌(圖源:VCG)

從今以后,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的開學、畢業典禮上,再也沒有一個身著導師服、精神矍鑠的老者,指揮那些即將踏入或者離開校園的法律人高唱國歌了。

這位老者正是“中南海講課第一人”、法學家孫國華教授。在許多人大法學生的心中,這位年近90歲還活躍在講台上的老人,如同人大法學的丰碑和旗幟。

4月14日,新中國馬克思主義法學泰斗、法學理論大家、中國第一部法理學統編教材主編和編寫人、新中國馬克思主義法理學科的奠基人之一孫國華教授,在北京因病去世。

出生于1925年的孫國華,經历過戰爭、革命、運動、改革,從黑頭到白发,見證了新中國法制建設的起伏曲折,法學研究和法學理論的潮漲潮落。

一生與法學結緣

在人大法學院,聽過孫國華教授唱歌的人,比走進過孫教授課堂的人更多。在開學典禮上、法學院的晚會上,甚至課堂上,學生們都曾一睹孫教授引吭高歌的風采。

人大法學院教授李奮飛,在人大聽的第一堂課就是孫國華的,也是在這堂課上他第一次聽孫國華唱歌。那是1998年,參加完人大法學院研究生面試的李奮飛打算留在學校几天,提前聽聽法學院的課,幸運的是,他走進的第一間教室便是孫國華的課堂,那一年,孫國華已經73歲高齡。如今已經過去19年,但孫教授在課堂上的談笑風生,李奮飛依舊印象深刻。

孫國華自己也常常講,“搞了法理學,把我的音樂天才給耽誤了”。他的理想是成為藝術家、音樂家,但在祖國山河破碎、動蕩不安的時代,為祖國學習法學是孫國華那一代人責無旁貸的使命。

1925年4月,孫國華出生于山西省陽高縣小集鎮(現屬河北省陽原縣),其時,軍閥混戰正酣,人民流離艱辛。1941年,年僅16歲的他,告别家人,獨自來到北京求學,就讀于教會學校汇文中學,在這里他接受了系統的中學教育。孫國華的學生、人大法學院教授馮玉軍說,正是年少時接受過系統的教育,使得孫國華教授日后學養深厚,在藝術等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詣。

在許多关于孫國華生平的文章里都曾提到一個這樣的故事:中學期間,國文老師出了個作文題目:“霧”,他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憤懣,当即寫下了一首詩:“可怕的大霧,擋住我久未奔放的視线,使我望不見天坛綺麗的身影和北海矗立的塔尖:但總有一天,會云消霧散……”詩寫完后,孫先生本以為老師會因此責怪自己年輕魯莽,卻不料老師給了他全班最高分。

這首少年時代所作的愛國詩篇及因此而贏得的“最高分”,永遠成為孫國華愛國情懷的寶貴記憶。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孫國華逐漸樹立了“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的遠大抱負,這個理想成為他以后人生道路上的標尺,并貫穿一生。

1946年從汇文中學畢業后,一向喜歡音樂的孫國華原打算考北平師范大學音樂系,但因病“落下不少功課”,隨后考取了朝陽學院司法組。創辦于1912年的朝陽大學,是民國時期著名法科大學,享有盛譽,世稱“南有東吳,北有朝陽”。對于兩所名校,孫國華生前曾表示,雖然兩個學校的講授重點有所區别,但是当時的法學教育工作者有一個共識--法律要遠離政治,“法官只認法律,不認政治”。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