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春煊:晚年慈禧身邊的反腐“惡犬”

2017-04-19 21:36:54

1907年,岑春煊面見慈禧,甘当“惡犬”。他說:“此次蒙皇太后、皇上垂詢時政,所以披肝瀝膽,不敢有一毫隱瞞。惟啟程之時,因應奏之事極多,又牽涉奕劻,关系重大,不得不入京面陳,故特冒昧前來。臣話尚未說尽,又要遠赴四川,不勝犬馬戀主之情,意欲留在都中,為皇太后、皇上作一看家惡犬,未知上意如何?”要求留在北京供職,監視奕劻等人,保護朝廷。本文摘自2011年12月9日《南方周年》,作者侯宜傑,原題為《“官屠”岑春煊》。

由于為政崇尚嚴猛,不講情面,經常參劾違法亂紀和庸劣不稱職的官員,岑春煊被稱為“官屠”(圖源:VCG)

岑春煊字云階,廣西西林人,1861年生。他幼年隨任職云貴總督的父親岑毓英居住在昆明。1879年入京捐納工部主事,1888年報效海軍經費,晉升郎中。1889年其父病故,回籍守喪。1892年服滿到京,任光祿寺少卿,旋升太仆寺少卿,署理大理寺正卿。1894年中日戰爭時曾被派在欽差大臣劉坤一處差委,次年因病開缺。

1898年,岑春煊送其七弟進京會試,上折請安。次日受到光緒皇帝召見,他在奏對時主張发憤自強。光緒正想奮发有為,見他強毅剛直,非常賞識,即下特旨,簡授他為廣東布政使。他万分感激,发誓效忠。上任之前請訓時,光緒對他說:“聽說兩廣總督譚钟麟老邁不能辦事,你去了認真察看,据實奏聞。”

南下廣東,查辦道員

岑春煊到了廣東,經過調查,首先查出道員、厘金局總辦兼督署文案王存善任職五六年,積資數百万,廣置房產,有“王半城”之名;并且深得譚钟麟寵信,欺壓百姓,商民無不受其魚肉,還有人因其索詐被逼而死,官員畏其氣焰,均不敢說話。

岑春煊請譚钟麟將其撤職查辦,譚钟麟斷然拒絕。布政使為一省的行政長官,主管財賦和人事,岑春煊見其態度如此,毅然行使自己的職權,撤去王存善的厘金局總辦職務。

第二天又與各官同見譚钟麟,請撤去王存善所兼的督署文案。譚钟麟拍案大罵,氣得連眼鏡都掉到大理石桌面上摔碎了。岑春煊也極為憤怒,拍著桌子說:“本司(即藩司,布政使的别稱)為朝廷大員,所論乃是公事,即使有不妥的地方,總督豈能無禮至此!既然不能相容,你就奏參我好了!”說罷將官帽摘下,擲在案上,拂衣而去,回到署中,即請病假。

譚钟麟自知理虧,派人前去勸解道歉。不久有旨令岑春煊入京聽候召見,岑春煊憤恨譚钟麟,就把王存善貪污的全案抄錄下來,想著入京覲見光緒時当面參劾。走到武漢,他又奉到調補甘肅布政使,勿庸來京請訓的上諭。到達甘肅任所以后,他仍將譚钟麟和王存善營私舞弊的事上折揭參,終于使王存善革職,譚钟麟罷官。

北京“勤王”,慈禧信任

1900年,岑春煊得知八國聯軍向北京挺進,急忙親率兩千多士兵由蘭州取道草地,星夜奔馳,到北京“勤王”。8月15日北京失守,慈禧倉皇帶著光緒皇帝等人出逃,他又率所部趕去護駕,為慈禧和光緒尋找食物。

爾后,他奏明潰軍沿途搶劫,強行買賣,若不申明紀律,極其危險。慈禧命其整肅軍紀。他大刀闊斧加以整頓,處斬了搶奪民食的士兵和勒索賄賂的太監,雖然有些粗暴跋扈,秩序卻賴以好轉。到懷來縣后,慈禧和光緒的生活狀況略有改善,賞岑春煊頭品頂戴,督辦糧台。在以后撤向西安的行程中,他辦事更加認真,也更得慈禧信任,任其為陝西巡撫。在陝西巡撫任內,他參劾了几個辦理賑濟不力的知縣。

署理兩廣,治吏從嚴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