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武力外交:“瘋子”的策略

王陶陶撰寫2017-04-18 21:58:55

特朗普是莽撞的瘋子么?近期在敘利亞和朝鮮发生的事情,留給觀察家的印象似乎如此。

畢竟不久前,特朗普還口口聲聲表示對敘利亞的政權更迭毫無興趣,這位美國新總統言辭之中對普京的崇敬几乎令人发指,然而,当敘利亞毒氣事件发生之后,特朗普毫不猶豫地下令以導彈轟擊普京庇護下的敘利亞機場,這一翻手為雨的軍事舉動,甚至令美國人自己都感到震驚,《華盛頓郵報》就驚呼,“我們的總統簡直是一個莽夫。”

但事實很可能并非如此。因為,同樣是干涉政策,我們卻可以清晰地看到特朗普與小布什、奧巴馬的不同之處。

小布什干涉阿富汗(2001)和伊拉克(2003),既打垮了敵視美國的政權,但也摧毀了現有秩序,使得美國不得不陷入漫無止境、耗資巨大的治安戰,卻永遠看不到結束戰爭的希望——因為美國找不到可以締結和平的政權,而這個有權威的政權已經被布什總統的軍隊摧毀了。

奧巴馬的意識形態外交,干涉了利比亞和敘利亞的政治進程,僅僅摧毀了該地區的政權,制造了動蕩,卻無法建立穩固的社會秩序,由此引发的難民潮反過來重創了西方自身的安全。這种干涉政策的最終后果,僅僅削弱了美國意識形態和地緣威信。

但是,特朗普的干涉政策則完全不同,這位新總統以武力作為后盾,打擊他眼里的反美政權,卻從不試圖以軍事力量消滅這些反美政權的架構,即他的低成本的干涉展現出了美國的武力優勢和大國權威,卻避免了地緣秩序的崩潰。

在干涉敘利亞毒氣事件中,特朗普借毒氣之名以飛彈攻擊阿薩德政權,卻并未真正打擊阿薩德軍隊的實力。轟炸過后,特朗普的國務卿蒂勒森就表示,打擊伊斯蘭國依然是美國的首要目標,美國当然要尋求阿薩德的下台,但這個過程需要有序,言下之意,可待商榷的空間極多,其對敘利亞內戰的實質介入意志可謂消極。

在以武力威逼朝鮮放棄核試驗的過程中,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同樣表示,美國并不尋求朝鮮政權的更迭,這個態度也與美國历屆政府完全不同——即美國只追求朝鮮半島的無核化,卻不嘗試破壞現有秩序。

從以上事實,我們可以看出,特朗普并非莽夫:他用美國無敵的軍力打擊或者威懾了違背美國意志的政權,卻不試圖使這种干涉造成当地秩序的崩潰,這不但極大地降低了美國動用干涉政策的成本,還最大程度地保留了美國武力威懾政策的政治效用。對武力如此精妙的運用,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出自一個莽夫之手。

那么,特朗普為何要在外交中表現出不可控制的莽夫外在呢?這是因為,代價巨大的威懾性外交之威力就在于“不確定”性,談判者保持看似瘋狂的不確定表象更有利于在外交場合折服對手。很多精明的決策者往往以瘋子的面孔包裝自己,在對手眼里故意制造出不確定性,從而懾服對手。

“尊敬的首相閣下,我深信,對于大英帝國來說,戰爭的不可預知危險將遠甚于和平的可預知危險。”——1938年秋,阿道夫希特勒就苏台德問題威脅英國首相張伯倫

二十世紀最冷酷的外交訛詐專家阿道夫希特勒就曾經說過,“我年輕的時候總是動不動发怒,后來做了黨的領袖總算能抑制住自己的怒火。不過,現在坐了總理,我已經隨時可以讓人以為我发怒了。”在柏林的外交場合,這位納粹元首,不止一次地裝出憤怒失控的表情,以迷惑恐嚇他的對手,奧地利總理許士格尼被他嚇得崩潰,英國首相張伯倫在他面前屈服,捷克總統哈查則不得不束手就擒。

(王陶陶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