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必爭之地雄安三國時期的龍虎斗

2017-04-17 22:40:40

雄安新區的雄縣確實是個有故事的地方。三國時期袁紹和公孫瓚在此爭奪河北霸權。本文摘自2017年4月16日微信公眾號國家人文历史,作者賴正直,原題為《三國時期的雄安曾是兵家相爭之地:袁紹與公孫瓚在此爭霸河北》。


2017年4月4日,河北雄安,攝影師用無人機航拍雄安新區全景圖(圖源:VCG)

說起來,雄縣、安新、容城三縣都是历史悠久的古城,并非名不見經傳。特别是雄縣,這里曾是五代、北宋時期著名的瓦橋关所在地,三國時期袁紹和公孫瓚曾在這里展開激戰,爭奪河北地區霸權,再追溯至戰國,荊軻也是在這里辭别燕太子丹,高唱“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歌聲。

看來,雄縣確實是個有故事的地方。今天我們先來說說袁紹和公孫瓚爭霸河北的故事,扒一扒雄安新區在漢末三國時期的黑历史。

袁紹接管冀州

袁紹覬覦冀州,由來已久。袁紹曾對曹操說:“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眾,南向以爭天下,庶可以濟乎?”應該承認,袁紹的戰略是有見地的。“冀州,天下之重資也”,“帶甲百万,谷支十年”,在東漢历史上就是光武帝劉秀据以龍興鳳翔、平定天下的革命聖地,是有历史成功經驗的。后來的事實发展也表明,袁紹舉冀州之眾南下逐鹿中原,成功的概率原本很大,只是惜敗于官渡之戰而已。

于是,在反董卓聯盟瓦解之后,袁紹立即將獵殺的目標指向了冀州牧韓馥。這時候,发生了兩件不利于韓馥的大事:一是冀州大將麴義反叛,投奔了袁紹;二是公孫瓚舉大軍南下攻入冀州,與韓馥在安平一戰,公孫瓚据以威震塞外的“白馬義從”名不虛傳,韓馥大敗。韓馥頓時陷入了內外交困的境地。

話說韓馥当年來到冀州当州牧,雖說是中央下來的掛職干部,但依据当時豪族社會的慣例,在具體行政事務方面必须依靠当地豪族出身的士大夫。韓馥大概覺得当地人不可靠,于是另辟蹊徑,任用提拔了自己的一大批老鄉來到冀州当官。這里有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事實:韓馥是豫州潁川郡人。在漢末三國時代,潁川是一個人才輩出的人傑地靈之所,荀彧、荀攸、郭嘉、陳群、钟繇、辛毗、徐庶,這一個個響亮的名字皆出自此郡。韓馥任用了一大批潁川人來冀州任職,主要代表人物有荀諶、辛評、郭圖等。荀諶是荀彧同族,荀彧曾應召來到冀州,可能就是荀諶叫來的。辛評是辛毗的同族。而郭圖,很可能是郭嘉的同族。

潁川集团形成后,在冀州始終具有重大影響,直到袁氏政權徹底覆滅為止。這里要說明的一個問題是,韓馥在冀州的統治,似乎是同時依靠潁川集团和冀州本土集团,但以潁川集团為優先。這就導致了冀州集团的人對韓馥不滿,審配、田丰“不得志于韓馥”,朱漢“為馥所不禮,內懷怨恨”,可見韓馥與冀州士人的关系是很緊張的,同時,韓馥所依靠的潁川集团在袁紹到來后,紛紛投入了袁紹的懷抱。這樣一來,韓馥在冀州就徹底被孤立起來,事實上成了光杆司令。袁紹個人比韓馥有魅力,這是潁川集团倒向袁紹的原因之一,但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汝南鄰近潁川,且同屬豫州,袁紹與潁川集团也可以說是同鄉。

于是,冀州士人與潁川士人在擁護袁紹的問題上達成了一致,他們共同派出潁川大世族的代表荀諶,向韓馥发出了委婉的最后通牒。荀諶的話說得很客氣,大談“讓賢”的道理,但其背后隱藏的巨大勢力的威懾卻足以使韓馥驚悚不安。韓馥的想法,可能是公孫瓚超乎想象的強大真的讓他失去了信心,也可能是他想先把袁紹推到前台應付公孫瓚的危機,等袁紹解決公孫瓚后,他再來解決袁紹。不管如何,韓馥果然讓出了冀州牧的印綬,袁紹接管冀州。不久之后,韓馥在一個詭異的場合自殺,從政治舞台上永遠消失。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