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别黨員軍統少將5次入獄死在南京

2017-04-17 21:35:08

据中共特别黨員軍統少將周鎬之女周慧勵口述:蔣介石與毛人鳳在得知父親去了解放區后,曾派人沿途搜捕,現在居然送上門來了。這是父親周鎬第五次入獄、第三次被关進寧海路19號的保密局看守所。几天來無人審訊,父親周鎬知道這次他不可能再走出這個牢房了。父親周鎬倒在了南京解放的前夕。本文摘自2017年3月30日《人民政協報》,孫月紅、沈量整理,原題為《從軍統少將到中共特别黨員——追憶我的父親周鎬》。


周鎬原為軍統間諜,后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周鎬是我的父親。對于這個名字,現在大多數人可能感到陌生。但如果提及几年前熱播的諜戰片《潛伏》里面的男主角余則成,應該是尽人皆知了。我的父親就是一位“余則成式”的人物。

1949年1月初,我的父親周鎬被國民黨保密局槍殺時,我的母親李華初帶著我們姐妹3人正在武漢苦苦地等待著父親的消息。

新中國成立后,母親仍然沒有得到父親的消息。朋友提示她,周鎬可能去了台灣。母親卻說,周鎬絕不可能去台灣,最大的可能是,他已經不在人世了。

当然這只是母親最壞的猜測,潛意識里,母親是多么希望父親還活著,還能等到一家人团圓的那一天。

由于生存艱難,母親帶著我們姐妹3人離開了武漢,回到了父親的老家,繼續等待。但直到1965年母親含怨去世,也沒得到父親的消息。

我私底下覺得這對母親未嘗不是件好事,至少,她在有生之年心中是充滿希望的。

這一年的年底,父親周鎬被中共中央組織部辦公廳追認為革命烈士。

被捕后加入复興社

父親周鎬1910年1月21日出生于湖北羅田,14歲考入武漢私立成呈中學,畢業后,考入了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步兵科。

畢業后,父親周鎬參加了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路軍。

1934年春,福建事變的一些參與者被國民政府通緝,父親周鎬只身亡命上海,后又從上海轉道返回家鄉。不料,一到漢口就被國民黨憲兵四团逮捕,罪名是“參加叛亂”。這是父親第一次被捕(他一生五次被捕),時年24歲。

負責審訊他的竟然是他的一位舊友。這位朋友并不審訊他,反而是竭力勸導他:“治平兄,你是黃埔出身,何不加入复興社(复興社特務處即軍統前身)?這樣,過去的一切就可以一筆勾銷了。”父親問:“如果我參加了复興社,過去的一切真的能一筆勾銷嗎?”朋友說:“是。”父親遂同意試試。就這樣,父親參加了复興社特務處,就是后來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簡稱軍統),開始了他12年的特務生涯。

誰知道,他參加軍統剛滿半年卻又遭逮捕,漢口軍統調查室指控他是“共產嫌疑”,來勢洶洶,結果查無實据,純屬子虛烏有。

被保釋后,父親仍在軍統任職,但命運就此改變,他得到軍統核心成員之一--周偉龍的賞識。周偉龍是軍統元老級的高級特務、戴笠的結拜兄弟。有他的关照,父親自然是官運亨通,青云直上。

不久,他由漢口調任貴州,又由貴州調到廣東,再由廣東調重慶,郵電檢查、緝私、諜報、督察等等,軍統中的各個行当他都干過,大受戴笠的青睞。而且他的官也越做越大,從尉官到校官,又從校官到少將,一路暢通無阻。

潛伏于汪偽軍委會

1943年初,時值抗戰,周鎬被國民黨政府從貴州調到重慶,戴笠要給他一項艱巨又危險的工作:潛伏于汪偽軍委會,為重慶政府收集汪偽情報、策反汪偽軍隊,以及做周佛海與重慶政府的橋梁。

于是,周鎬秘密地去了南京。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