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永勝之子:父親任總參謀長時得知的真相

2017-04-17 21:32:09

“九一三”事件后,黃永勝之子黃春光被作為重大嫌疑人关押四年。他以自己特殊的身份和視角,對人生和親历、親聞、親見的一些历史片斷做一回顧;同時參與訪談中的邱會作的兒子邱路光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本文也作為插話收錄其中,對研究那段历史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本文節錄自黃春光口述史《光環與陰影》,中港傳媒出版集团2013年出版。


黃永勝于1981年1月25日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處有期徒刑18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圖源:VCG)

小時候,我跟在父親身邊生活了4年。当時都是父母帶著,跟隨部隊行軍打仗,從晉察冀到延安,從延安到東北。戰爭年代,條件很不好,父母格外心疼我。再加上我上面的哥哥和下面的弟弟都夭折了,有次行軍中我還差點被丟了,所以父母對我挺偏愛的。這事連周總理都知道。又因為我是長子,還經常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所以父母對我也很信任。男孩子嘛,對政治也總是比較感興趣,父親也願意跟我談一些事情。即使父親不說,母親也跟我說一些。1980年代初,父親在青島期間,我又跟他核實了一些历史情況。父親当年寫給我的信,后來的談話錄音我都保留在身邊。從我父親進京任總參謀長,到“九一三”事件发生后受到牽連,父親及家庭的命運像被迎空拋起的一粒石子,划出一條直上直下的軌跡。我也是這段历史的親历者,清楚地看到這期間发生的一些事實的真相。我將這段往事以我的見聞為主,談談那些年從部隊這個角度发生了些什么。邱路光也了解不少這段時期的事,我們互相可以印證。

父親進京任總長

1967年的7、8、9月,楊成武作為代總長陪著主席在南方巡視。在這期間,武漢发生了震驚全國的7.20事件。当時,各地群眾一般分為造反派和保守派,在對待軍隊和軍管的关系上,造反派一般都反軍,保守派一般都擁軍。而毛澤東当時到武漢讓陳再道調頭,支持造反派。不支持擁護自己的,反而要支持反對自己的,陳再道轉不過彎來。7月19號,王力、謝富治向“三鋼”、“三新”等造反派又說了一堆支持的話,就把百万雄師這些所謂保守派群眾給得罪了。他們強烈不滿,于是把矛頭指向王力等人。

毛澤東原本想的是,以我這么高的權威,親自出馬,抓一個典型,就把兩派的矛盾給緩和了,實現大聯合了,說明我毛澤東的權威。沒想到,王力一煽乎,把百万雄師給惹火了。当群眾運動真正起來以后,其實沒有人能左右它。即便是江青到百万雄師那兒去講話,百万雄師也一樣反她。這時再罵陳再道,罵那個師長,群眾和戰士們也不聽你的了。最后,陳再道說:我管不了了。其實,别說陳再道,就是毛澤東当時也管不了。最后,陳再道等人被打倒。

就在主席巡視期間,8月17號,中央決定,由吳法憲、葉群、邱會作、張秀川組成軍委臨時看守小組。實際上,吳法憲很早就跟葉群、林彪走得很近,葉、林對吳法憲也很信任。所以,這個小組實際讓吳法憲來負責。9月23號,楊成武跟著主席回到北京。9月底,就成立了軍委辦事組,楊成武任組長。但是這個局面沒能維持很久。

1968年3月22日深夜,父親正在主持廣州軍區的常委會,總理親自打電話來,讓我父親連夜去北京,并說已派了飛機去接,飛機一到立刻來京。母親還想讓父親稍微睡一會,父親說飛夜航去北京,肯定有重要事,于是半夜就動身了。23日上午8點多,我父母乘專機到了北京。一下飛機,他們看到了吳法憲和邱會作來接,感到很奇怪。之前都是軍委辦公廳或總參服務處來個科長、處長接,這次怎么是吳、邱親自來接呢?他們感覺不大正常。接著,吳法憲就陪著我父親去了人民大會堂,邱會作送我母親去京西賓館。父親到人民大會堂時,總理他們都在,就把楊成武帶進來了。總理一臉嚴肅地對楊成武說:楊成武,你犯了嚴重錯誤,不能工作了。你把你那一攤兒工作交給黃永勝,回去做檢查。此時,父親才知道楊成武出事兒了。

(欒泠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