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開國少將之女:我不喜歡“紅二代”

2017-04-17 04:13:49

“紅二代的稱呼,是一种自我孤立,把自己和群眾分開了,有人甚至因此有很強的榮譽感,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我們這批人,父母打小就教育要夾著尾巴做人,不要驕傲自滿,媽媽給我寫的信里都有這句,生怕我們搞特殊,我不喜歡紅二代這种稱呼。”本文摘自2015年6月23日《新京報》,《廖政國之女廖穎:研究历史為新四軍抗戰正名》。


紅二代拚圖(圖源:VCG)
 

人物小傳:廖政國(1913年-1972年),河南省息縣人。抗日戰爭時期,在車橋戰役中率部擔任蘆家灘阻擊戰的任務。新中國成立后,历任副軍長、軍長、上海警備區副司令員、舟嵊要塞區司令員、上海警備區司令員等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廖穎(66歲),廖政國之女。上海解放軍八五醫院退休醫生,上海新四軍历史研究會副會長。

打下車橋父親很自豪

新京報:很多新四軍的后代都在尋訪父輩的經历,你也在做有关父親的史料收集嗎?

廖穎:我和爸爸真正相處的時間,掐頭去尾只有4年。我3歲以前,他在朝鮮戰場上,上小學一家人才在舟山团聚,他大多數時間都在工作。我退休后,才開始搜集有关爸爸的經历。

新京報:你父親的哪段戰斗最令你印象深刻?

廖穎:他曾在《星火燎原》雜志上发表過三篇文章,講述了夜襲虹橋機場、蘆家灘阻擊戰、惠濟河戰斗的經過,這些一定是他忘不掉的戰斗。关于車橋戰役,他專門寫過一篇分析總結文章《敵人為什么垮得這么狼狽》,文中能看出,打下車橋他很自豪。

手榴彈在手中爆炸失去右臂

新京報:廖政國被稱為“獨臂將軍”,喪失右臂的經過有沒有和你提起?

廖穎:沒提過,后來是兄弟姐妹之間回憶加上其他叔叔阿姨的講述,我們才知道。那是黃橋戰役后,戰場上有的手榴彈會炸,有的不會炸,很多戰士抱怨武器不好。我爸爸喜歡研究武器,在屋里拿著手榴彈拆的時候,发生意外,因為屋外還有很多干部、戰士,扔出屋外怕把别人炸了,他就舉高手榴彈,結果在手里爆炸,所幸威力不大,人沒事,右臂沒了。

新京報:都源于他癡迷武器?

廖穎:對,他喜歡琢磨。抗戰時期,江南多雨,戰士們老挨淋,為了保證部隊人員的身體健康,他讓一個以前做雨氈的干部,搞來桐油做雨布。他還讓軍械所改造中式刺刀,以前和敵人拚刺刀總吃虧,改造后,長了10厘米。他帶的部隊里,每個班里都有長矛,别人看不懂戰士們行軍還背長矛?結果发現,長矛在過河的時候變成撑竿跳。他很務實,凡是能增加戰斗力的方法,他都保留。

對待子女像對待戰士

新京報:你見到父親的獨臂時,不好奇嗎?

廖穎:他習慣了,我們也習慣。他安裝了假手,打牌的時候還用假手持牌,左手出牌,他也不講他的胳膊是怎么沒的。我小時候摸過他的斷臂,后來很少有相處的時間,和爸爸在一起的時候,太幸福了,好像就忘問那些他受傷的經過,忘記他是殘疾的。

新京報:在你眼中,廖政國是一個怎樣的軍人?又是個什么樣的父親?

廖穎:他很正,不利于部隊的事兒他都會制止。有一次,部隊干部把飯拿回家帶給家屬吃,他嚴令禁止,因為他認為這影響戰士的伙食,影響部隊的戰斗力。作為父親,他是嚴父,把我們兄弟姐妹像戰士一樣看待,什么事情都說一不二。

新京報:你是兄弟姐妹四人中的小女兒,他會對你更寬容嗎?

廖穎:不會,在舟山生活時,舞蹈學院來招人,就一個名額,爸爸不讓去,他對我們唯一的要求就是學習。我小時候,想去參加少體校的活動,爸爸不讓去,我悶一肚子氣也不敢发作。后來他悄悄問媽媽是參加什么,知道是乒乓球后,沒几天就搬回來一張桌子,他可能覺得那是一种補償。

新四軍戰斗被人否定會很難過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