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機子響吳法憲魂飛魄散

2017-03-21 04:59:09

1971年9月12日晚8點,吳法憲約空軍政委和副司令員談話,談話結束已晚上11點多。這時紅機子響了,讓吳法憲魂飛魄散的“事件”開始了。本文摘自2010年第8期《同舟共進》,作者舒云,原題為《黃吳李邱等人的“九一三”》。


解放軍開國中將吳法憲(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71年9月12日,是個平靜的星期天。不要說一般老百姓沒有想到,就是被卷進“九一三”漩渦中的黃吳李邱也沒有想到,第二天即將发生震動新中國历史的大事件。当然更沒有想到,這是他們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天--從9月13日起,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監控了,接著是10年鐵窗生涯。1980年開始審理“兩案”時基本搞清:沒有證据表明黃吳李邱與林彪的出逃有关系。

那么,1971年9月12日,黃吳李邱都在干什么呢?

黃永勝理了发

9月12日,星期天,黃永勝上午先到理发室理发,然后大兒子黃春光陪他散步聊天,大約一個多小時后回來,接著就是看孫子。孫子1971年5月出生,已經4個月了,正是好玩的時候。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飯后午睡,起床看文件。

9月12日下午,毛澤東突然回到北京,黃吳李邱并不知道。周恩來通知黃永勝晚上到人民大會堂討論政府工作報告。那時政治局照顧毛澤東的生活習慣,一般上午睡覺,中午起來吃早飯,下午三點開會或辦公,晚上到人民大會堂吃午飯,開會到夜里兩三點,然后回去睡覺。那個晚上黃永勝就滯留在人民大會堂。

黃永勝的警衛參謀費四金回憶,那一天比較平靜,直到晚上快8點,黃永勝才坐車從西山到人民大會堂。為什么晚上快8點才走?因為周總理召集會議一般都是在八點半,提前五六分钟到就行了。黃永勝住在西山,路上要走40多分钟,時間由費四金掌握。

費四金隨黃永勝到了人民大會堂,首長在里面開會,他在外面大廳坐著,看見周總理兩次出來接保密電話,雖然福建廳里有電話,但沒有加密。周總理第二次出來接保密電話時大約夜里12點多。12點以后,周恩來和警衛員走了,事后知道是到毛主席那里去了。夜里一兩點,華國鋒從人民大會堂北門進來了,四五點周恩來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直到第三天費四金等人才回家。

9月24日,在人民大會堂被抓時,大叫冤枉。那聲音慘極痛極,很多人都聽到了。

邱家有家宴

9月12日,邱會作的孫女12天了,邱家十分熱鬧。按老百姓的說法,嬰兒出生第10天要好好慶祝一番。但大家都忙,就挪到了星期天。

邱會作不在,那一段他心情不好。黃吳李邱在廬山上摔了跤,之后風聲一陣緊似一陣。邱會作雖然按規定每天讀馬列的六本書,但心里老是忐忑不安,不知命運如何。他上午在總后召開國防工辦會議,下午在京西賓館開會,會后約吳法憲在京西賓館見面(后來沒見成)。得到毛澤東南巡的消息后,几個人都沒和吳法憲通氣,怕他再捅婁子。家人吃完晚飯已是傍晚六七點钟,邱會作回來了,和大兒子邱路光說了會兒話,就送客人走。嬰兒和邱路光的愛人留在西山。邱路光的部隊在新鄉,他是特意請假回來的,因為第二天要看牙,和母親胡敏下山回了總后大院。

邱會作先走的。工作到半夜,他心里煩,多喝了几口酒,就睡了。黃吳李邱的睡眠都要靠安眠藥“保駕”,睡前公務員小張給邱會作吃了兩三片安眠藥。剛睡著沒多久,凌晨三點左右,邱會作被周恩來的電話叫醒,叫他立即到人民大會堂,說有個重要的會。邱會作晃晃悠悠到人民大會堂時,安眠藥的勁還沒過呢。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