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個太監被閹昏迷三天醒后大清滅亡

2017-03-21 02:45:19

孫耀庭被閹割時由于衛生極差,昏迷了整整三天。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他剛剛淨身完醒來,溥儀就退位了,大清滅亡了。本文摘自網絡。


溥儀当偽滿洲國皇帝后,孫耀庭曾去長春当差(圖源:VCG)

太監是封建時期皇帝為了維護自己統治的一种黑暗的手段。伴隨著清朝宣統皇帝的退位,封建王朝徹底告别中國舞台,太監也將會不复存在。中國最后一個太監叫孫耀庭,他活到了解放以后,今天我們就來講一講他的故事。

孫耀庭出身貧窮,在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時候就被父親送到宮中,因為家中的田地被惡霸搶占,所以父親希望他能在宮里成為一個有錢有勢的人,但這种貧民想進宮只能当太監了,由于当時衛生問題極差,被閹割后,孫耀庭昏迷了整整三天。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他剛剛淨身完醒來,溥儀就退位了,孫耀庭一家人的美好願望落空了。

几年以后,軍閥袁世凱演出了稱帝丑劇。此劇雖然頃刻散場,但封建主義的幽靈仍然游蕩在神州大地上,住在紫禁城里的溥儀依然受著皇族、奴婢的膜拜。而且,溥儀還公然不顧民國的禁令,重新在民間征太監、招婢女。紫禁城的幽魂,又勾起了孫家送子当太監的企望。1916年,孫家輾轉托人介紹,把孫耀庭送進了紫禁城。他忍受了人格的最大污辱,淨身当上了太監,其時15歲。

孫耀庭先是通過他的大嫂,認識了原清朝攝政王醇親王府的太監賀德元,經其介紹入了醇親王府。其時正趕上原清朝載濤貝勒處要人,孫耀庭就去了載濤處当差,載濤給他起名順壽。1917年孫耀庭離開載濤處,回到老家;不久又通過宮內北花園太監首領欣衡如,進了紫禁城,伺候九堂副督領侍任德祥;后又伺候端康皇太妃、“皇后”郭布羅婉容。

孫耀庭在皇宮里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也沒有什么號。他以“徒弟”的身份,整天侍候這個人那個人,為其端菜送飯,倒屎倒尿。

光緒的皇貴太妃端康有一次在看排戲的時候,見孫耀庭挺機靈的,不知怎么忽然開了恩,就讓他參加戲班。對于一個干粗活、無名號的低層太監來說,這真是“一步登天”。孫耀庭還花了60塊白銀,買了個名字“王成祥”。此后他便離開了戲班,進入了司房。

清時司房負責宮里奴婢的調遷、衣物管理等事務;它和殿房、茶房、膳房、藥房等一起,隸屬于內務府,由總管太監、首領太監提領。大概孫耀庭適應了這种仰人鼻息、阿諛奉承的宮廷奴婢生活,他在司房里干了几年后,便又“走了運”,被提拔到溥儀皇后婉容手下侍候,先后1年多。

1924年直奉戰爭時,馮玉祥將軍倒戈進京,把末代皇帝溥儀逐出了紫禁城。溥儀躲到他姑母榮壽固倫家,接著又鑽進日本駐華使館。孫耀庭出皇宮后,曾在溥儀父親、攝政王載灃家里繼續伺候婉容。1個多月后,婉容找溥儀去了。從此,孫耀庭結束了太監生涯。

人生的道路該如何走?孫耀庭離開婉容后,曾回到老家靜海。可是,那些莊稼人都會干的農活,他卻干不了。何況他沒有一寸土地呢!当了8年太監的孫耀庭,如今只得靠兄弟來接濟了。

他在鄉下住不下去了。兩年后便重返北京,住進了北長街的興隆寺,和40多個同命運的太監住在一起。其中有几個太監還有些錢,便置了些房屋、土地。他們把這些房屋、土地出租給别人,收些租金,供大家度日。為此,孫耀庭他們每天能吃上兩餐雜糧。然而,孫耀庭說:“日子越來越不好過。”因為,年長月久,出租的房屋破壞了,所收的租金已對付不了房屋的維修了。孫耀庭為生活計,整日出入大街小巷,揀些煤渣、廢品。

30年代溥儀在東北充当日本偽滿洲國“皇帝”后,孫耀庭曾去長春溥儀處当差。后因患病,離開長春回到北京。解放戰爭期間,他還成為了一名工作人員。

1949年“解放后,我們太監有了幸福生活”。孫耀庭的話里,飽含著喜悦和感激。最初,政府发給他們每人每月16元的生活費,后來孫耀庭參加了工作,負責全市的寺廟管理。他還曾当過6年的出納,每月工資35元。

1966年“文化大革命”后,他便住進了廣化寺,直到1996年逝世,終年94歲。他在93歲時書寫“國正天心順,官清民自安”的條幅,以表達自己的情懷。

作為皇帝皇妃的身邊人、宮廷政治的參與者,孫耀庭見證了最后的宮廷奢華,親历了最終的王朝崩潰,成為獨一無二的“活历史”。直到晚年,他才享受到作為一個人的尊嚴。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