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拒與賀子珍复婚:領導怎么能做這事

2017-03-21 02:02:56

賀怡同毛澤東談了她姐姐賀子珍的事兒,希望兩人能恢复夫妻关系。對此,毛澤東明確拒絕。毛說:“你真不懂事,我現在怎么能與你姐姐恢复关系呢,一個黨的領導人,怎么能做這樣的事呢!?”本文摘自2008年第12期《黨史縱橫》,作者黃衛東,原標題《賀子珍在沈陽的日子》。


1937年,毛澤東與賀子珍在延安(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賀子珍的名字,早已被億万中國人民所熟悉,所銘記。她是巾幗英雄;她是一個為中國的革命事業流血奮戰而又受尽人間各种痛苦的傑出女性。她曾經陪伴革命領袖毛澤東生活了多年。早在上個世紀的40年代末,即新中國成立前夕,她曾在沈陽生活過一段時日,這卻鮮為人知。

賀子珍給毛主席寫信

1948年深秋,隨著遼沈戰役的勝利,人民解放軍于11月2日解放了沈陽。

由于沈陽時局的穩定,曾在早些時候從苏聯回國,在哈爾濱總工會工作的賀子珍,于1949年初從哈爾濱帶著岸青、嬌嬌(李敏)遷到沈陽。

賀子珍來沈后,其妹賀怡來東北療養,分别已十几年之久的姐妹倆重逢了。

此次,姐妹相見,万分激動,久久地相抱在一起,百感交集。隨后的几天里,姐妹倆互相訴說著離别后的种种遭遇。

賀怡向賀子珍介紹了母親在延安去世前受到毛澤東的周到照顧的詳細情況。賀怡說,母親去世后,毛澤東把母親安葬了,并立了碑。胡宗南占領延安后,把母親的墳給挖了。收复后,毛澤東自己拿出十塊銀元,請老鄉重新將她掩埋起來,又立了一塊碑。

賀子珍聽到這些,心里既傷心又激動,禁不住大哭起來。

此后一段時間,賀子珍心里很不平靜。她感念毛澤東對自己和自己一家人所給予的恩惠和关懷。她對毛澤東的崇敬之心比過去更加強烈了。她想,自己在王稼祥和朱仲麗夫婦的幫助下,能夠離開苏聯的瘋人院,回到祖國,重新走進革命隊伍,見到闊别多年的親人,不也是毛澤東的关懷結果嗎?

賀子珍是個知恩圖報的女人。她知道,毛澤東對她們一家人的关懷,即使自己一生也是無以回報的。此時,她突然產生了寫一封信給毛澤東,表達自己感激之情的想法。于是,她把這個心事透露給了妹妹賀怡,并征求賀怡的意見。賀怡聽了馬上表示:“這有什么好難的,這是好事嘛,應該這樣做。”妹妹賀怡的一席話,更加堅定了賀子珍的決心。

此時,嬌嬌已經12歲,比過去懂事多了。她對爸爸有了一點認識。回國以后,她雖然從未見到過爸爸,但在生活中無時無刻不感到爸爸的存在,報紙上、廣播里,都有毛澤東的名字,而且毛澤東三個字又常常和中國革命的勝利呀、革命呀、万歲呀連在一起。此時,嬌嬌像所有的中國人一樣,對毛澤東懷有特殊的崇敬與仰慕之情。她感到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心想:他一定是個非常非常能干的人。

一天,賀子珍對嬌嬌說:“你回國一年多了,還沒有給你爸爸寫信,你應該給你爸爸寫信才是。”聽了媽媽的話,嬌嬌想:“對呀,既然他是我爸爸,我為什么不能寫信呢!?”于是,嬌嬌爽快地同意了。

可是,嬌嬌從小是在苏聯長大的,不會寫中文,就只好用俄文寫了一封信。這時,嬌嬌還不習慣稱一個陌生人為爸爸,她像所有中國人一樣,稱毛澤東為毛主席。嬌嬌在信中寫道:“毛主席:大家都說您是我的爸爸,我是您的親女兒。但是,我在苏聯沒見過您,也不清楚這回事。到底您是不是我的親爸爸,我是不是您的親女兒?請趕快來信告訴我。嬌嬌”。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