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埔軍校最受歡迎教官高語罕的悲情人生

2017-03-20 23:35:25

高語罕是中共黨史上的著名人物,他曾在有著“中國西點”盛譽的黃埔軍校擔任政治主任教官,在当時英雄人物云集的黃埔軍校中領尽風騷,一度與鄧演達、惲代英、張治中被蔣介石并誣為“黃埔四凶”。從參與新文化運動到加入中國共產黨,再到參加轟轟烈烈的八一南昌起義名垂千古,最后又因托派問題被開除出黨于貧病交加中寂寞謝世。高語罕以其充滿悲情的人生經历,在中共黨史上寫下了獨特的篇章。本文摘自2013年第11期《黨史縱覽》,作者楊飛,原題為《高語罕的悲情人生楊飛》。


德國哥廷根大學,中國留學生合影。前排右一為朱德,后排右二為高語罕(圖源:VCG)

新文化運動一猛將

高語罕原名高超,號一羽,筆名赤羽、素心,1888年出生于安徽壽縣正陽关鹽店巷。高父為一私塾塾師,精通漢學,在其影響下,高語罕亦具備了較深的文字功底。

讀了几年私塾之后,高語罕轉入鳳陽經世學堂學習,后又于1905年考入安慶陸軍測繪學堂。與同時代的其他有志青年一樣,此時的高語罕亦滿懷拳拳報國之志,于該年秋天東渡日本,進入著名的早稻田大學,學習“能使國家富強的技藝能事”。在早稻田大學學習期間,經人介紹,高語罕加入了同盟會。

1907年4月2日,沙皇俄國不顧中國政府的強烈反對,悍然批准《中東鐵路管理局組織大綱》,其中規定中東鐵路局有管理沿线地區民政、地畝、交涉、醫務、學務、出版等權限。沙俄隨即建立了一套獨立于中國行政系統之外的組織機構,中東鐵路沿线地區儼然成為沙俄在華的“國中之國”。消息傳到日本,以高語罕為代表的愛國學生十分憤恨,他們遂舉行集會,抗議沙皇俄國不斷侵犯我國東北邊境的罪惡行徑。日本政府對此采取了高壓政策,高語罕等愛國留學生被驅逐回國。

回國后,高語罕目睹因軍閥混戰和列強侵略而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的中國民眾的悲慘境況,十分悲憤,他立志要建立一個獨立自由的中國,使人民能夠安居樂業。懷著這种願望,高語罕毅然奔赴安慶參加著名革命黨人柏文蔚領導的秘密反清活動。次年11月19日夜熊成基、范傳甲等人領導的馬炮營起義爆发,高語罕即成其一分子。

当時,革命黨人試圖趁清政府在太湖舉行新軍秋操、安慶城內清軍兵力空虛之際,发動駐在王虹門的馬營(騎兵營)和駐在東門外的炮兵營奪取菱湖嘴彈藥庫,而后會同北門外測繪學堂的步兵營圍攻安慶城。但因預定為內應的駐在北城腳百花亭內的步營隊官薛哲猶豫,未能及時打開城門接應,致使巡撫朱家寶加強了城防,起義軍苦戰一晝夜后撤退,馬炮營起義宣告失敗。馬炮營起義給了清政府以沉重的打擊,動搖了清政府在安徽的統治,推動了長江下游特别是安徽地區革命運動的進一步高漲。

馬炮營起義失敗后,高語罕并沒有氣餒,他跟隨被譽為“革命奇士”的皖籍激進革命詩人韓衍繼續為著安徽各地的反清活動而孜孜努力。鑒于高語罕文字功力深厚,韓衍遂請他輔助自己創辦《通俗報》。《通俗報》大力宣傳革命,著力揭露英帝買辦與清吏勾結出賣銅官山礦權,大聲疾呼社會各界支持銅陵民眾驅逐英帝工程師麥奎的斗爭,對辛亥革命前后安徽的政治、思想、軍事、組織、文化、宣傳多方面起了巨大的鼓舞和推進作用。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