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為何霸占四大美女之首

2017-03-20 22:37:18

西施不是那种操弄權勢的大人物,也不合“列女傳”的道德標准,因此素不為正統史家所重視。然而老百姓卻同情西施的遭遇,傾心喜愛這個美麗的女子,于是便有种种傳說流傳于民間。在我看來,西施文化的核心價值,可以概括為24個字:報效家國,忍辱負重;剛烈俠義,賢慧雙全;姝妍絕世,美麗化身。本文為上海師范大學人文學院兼職教授錢漢東在在上海師范大學人文學院的演講。

中國古代四大美女,可謂家喻戶曉、婦孺皆知。西施名列古代四大美女之首,因其為國效忠的舉動,多為后人所褒揚。2006年,西施傳說被列入第一批國家“非遺”名錄,這充分說明西施文化所具有的人文價值。

西施像(圖源:浙江圖書館)

故里何處:苧蘿山下,浣紗江畔

西施故里在浙江省諸暨市城南苧蘿山下,浣紗江畔。約2500年前的春秋時代,西施就出生在這里。浣江春水,千年奔流,滔滔不絕,如今浣紗素妝的西施塑像,在蓮池邊亭亭玉立,仿佛依然洋溢著青春的芬芳。

关于西施,“一作先施。又稱西子。姓施。春秋末越國苧羅人。由越王勾踐獻于吳王夫差,成為夫差最寵愛的妃子。傳說吳亡后,與范蠡入五湖而去,明梁辰魚据此故事編為傳奇《浣紗記》”。公元前494年,吳越交兵,越敗于吳,越王勾踐被迫屈膝求和,攜妻將臣入吳作為人質三年。勾踐歸國后,发誓洗刷這一奇恥大辱,采納范蠡、文种等人建議,发展經濟、訓練軍隊、增強國力等,并向吳王夫差進獻美女,以麻痹和消磨他的意志。

面對國亡家破之痛,興越滅吳是越國上下一致的心願。范蠡几經尋覓,終于在越國古都諸暨南“得苧蘿山賣薪女西施”。西施,姓施,名夷光,“父鬻薪,母浣紗”。西施幼承浣紗之業,故世稱“浣紗女”。勾踐選到西施后,獻于吳王,吳王大悦,“越貢西施,乃勾踐之尽忠于吳之證也”,從此沉湎于酒色不能自拔。越國卻上下一心,勵精圖治,終于打敗了吳國。后人為紀念這位忍辱負重、以身許國的絕代佳人,在苧蘿山下修建西施殿。

关于西施出生地,曾經出現兩种說法:

一說在諸暨,在《吳越春秋》《越絕書》等中就有記載。諸暨建有西施殿最遲出現在唐代,書聖王羲之還在西施浣紗江邊留下“浣紗”兩個遒勁的大字。著名历史學家譚其驤主編的《中國历史地圖集》中也標明諸暨苧蘿山,一座小土丘成為名山,我想大概與西施古跡有关吧。

還有一說認為西施故里在蕭山。比如,清初文人毛奇齡《九懷詞·苧蘿小姑》:“西施住蕭山之苧蘿村……施亡后,鄉人思之,為立祠溪旁,以其為鄉所出。”對于這一說法,梁啟超曾痛斥:“有信口臆說者,有不可考古而妄言者,有前人之言本有出而妄斥為無稽者。”

上世紀80年代初,我曾沿著西施北上之路進行實地考察。在諸暨的南面几乎沒有西施的傳說,這大概同西施由諸暨北上入吳時沿途停駐過的地方有关。在途經之地,如諸暨錢池、諸暨三江口、蕭山臨浦、紹興、德清新市、嘉興、苏州、吳縣等,都留有西施文物遺跡或傳說。

上海博物館展品——2500年前的青銅器“夫差口”,也見證了西施的存在。這尊酒具形器莊重大方,紋飾精美,是春秋時期留下的、可能與西施有关的唯一實物。在青銅器的肩上刻有一句銘文“吾王夫差吳金鑄女子之器吉”,大意為吳王夫差用諸侯敬獻的青銅,專為一名女子鑄造。已故的上海博物館前館長馬承元曾跟我講,這尊酒器是吳王贈送給西施的。

(欒泠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