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后海參崴中國妓女出逃事件

2017-03-20 19:36:57

1917年俄國爆发十月革命之后,俄國遠東最大海港城市——海參崴的中國妓院发生了一個雛妓出逃的事件,驚動了北京政府外交部與海軍部,成為一個震驚朝野的案件。本文摘自微信公眾號“明德史館”,作者楊之,原題為《十月革命后海參崴的中國妓女救贖》。


海參崴夜景(圖源:VCG)

“今年歡笑复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這是唐代詩人白居易《琵笆行》中描寫一個長安歌妓從“屈身青樓”到“嫁給商人”的悲慘身世。在舊時代,一般妓女的出路只有兩條:一個是“從良”,如白居易筆下的琵琶女嫁給商人婦,即為從良;一個是逃跑,這是一條險路,因為“窯主”或“老鴇”在妓院中豢養著一幫爪牙,專門監視妓女的出入,防止她們逃跑。自古以來,不堪妓院折磨的妓女選擇出逃,并非新鮮事,但是這類事情如果驚動当時的最高統治当局,確屬罕見。

1917年俄國爆发十月革命之后,俄國遠東地區最大的海港城市——海參崴的中國妓院,不僅发生了一個雛妓出逃的事件,還驚動了北京政府外交部與海軍部,成為一個震驚朝野的案件。海參崴,俄語:Владивосток,羅馬化拚寫:Vladivostok,其意是“征服東方”。在1860年之前,此地屬于大清帝國的版圖。1860年,中俄兩國签署《北京條約》,清政府被迫將海參崴割讓給俄國。当20世紀初,西伯利亞大鐵路貫通之后,海參崴成為俄羅斯遠東地區交通的樞紐,其經濟也繁榮起來。隨著大量外來人口的湧入,海參崴的妓院隨之昌盛。

作為遠東地區的交通樞紐和海防要塞,海參崴的居住人口在性别比例上顯著失衡,那就是男多女少。清末民初,海參崴大約有10万人口,其中大多數是軍人以及來往務工的單身漢。這就為海參崴妓院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市場需求。那時的妓院名字起得都很雅致,如中國人開設的妓院一般叫“群仙書館”、“怡紅院”、“會仙閣”、“蘭亭班”等等;日本人開設的妓院,通常取名為“日東書館”、“日天書館”、“日光書館”、“日榮書館”等等;朝鮮人開設的妓院,一般取名“明月”、“文之家”、“日新亭”、“鶯之家”等等。在海參崴這樣一個中俄日朝等國人口雜居的地方,妓院業競爭殘酷。妓院為了招攬嫖客,往往迫使妓女們說一些違心的話語,如“我想很快嫁給你吆”之類的假話。

1919年4月16日中午時分,俄羅斯的港口海參崴緩緩駛入一艘名叫“海容號”的中國巡洋艦。此時的海參崴金角灣碼頭,已經停泊了四艘軍艦,其中英美兩國軍艦各一艘,日本軍艦兩艘。拋錨之后,艦長林建章立即給北京政府海軍部總長劉冠雄发去一份電報,通報平安。

林建章是年44歲,中等身材,小平頭,四方臉,雙目炯炯有神。他與時任海軍總長劉冠雄和海軍總司令藍建樞,同屬福建人。從晚清以來,中國的海軍力量一直掌握在福建幫手中,牢不可破。林建章此次率艦前來海參崴,肩負一項重大的使命,那就是保衛此地的華僑安全。自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以來,海參崴的俄國共產黨躍躍欲試,伺機暴動,以推翻海參崴的白俄政權。1918年4月初,海參崴白俄当局已經向各國領事宣告:“不再負責海參崴的治安責任。”海參崴的俄國共產黨革命,迫在眉睫,各國僑民紛紛逃離。

(嘉崎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