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眠于八寶山革命公墓的解放軍死敵

2017-03-20 06:56:33

第二次國共內戰爆发后,廖耀湘的新六軍被調往東北戰場。從此,成為解放軍的死敵。遼沈戰役后廖被俘,長期关押于北京功德林戰犯管理所,1961年12月25日出獄。“文化大革命”中遭到紅衛兵羞辱,1968年12月2日因心脏病突发而逝世于北京。1980年5月,中國政府在北京為其舉行追悼會,肯定其抗日功績,將其骨灰安放于八寶山革命公墓。本文摘自2015年8月31日人民網,原題為《唯一見證日軍兩次投降的中國軍隊》。


中華民國陸軍高級將領廖耀湘(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湘西會戰也稱雪峰山戰役,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中的最后一次會戰。侵華日軍此戰目的是爭奪芷江空軍基地,故又稱“芷江作戰”。1945年6月,廖耀湘的新六軍奉命空運湖南芷江,作為雪峰山會戰的總預備隊,同時擔任保衛芷江機場的重任。

欽點的受降部隊

戰前,廖耀湘將軍曾摩拳擦掌,誓將日軍殲滅于雪峰山,為在印緬戰場犧牲的將士報仇!不想雪峰山會戰尚未結束,新六軍還未派上用場,8月15日本就已投降。美國軍事顧問魏德邁向蔣介石進言道:“日本現在還很囂張,他并不認為他們失敗了,到南京去受降,部隊應該有威懾力量。現在中國軍隊中最有威懾力的是新六軍和新一軍。新一軍還沒回國,新六軍就在芷江空軍基地,到南京几個钟頭就行了,應該讓新6軍去!”。于是,蔣介石親自點名廖耀湘的部隊擔任芷江和南京受降任務。廖耀湘和新6軍的抗戰功勞顯赫,而廖將軍也至此成為了國共合作抗日戰爭勝利之時,見證并保證日本順利受降,保障中國抗戰勝利順利實施的重要見證者之一!

芷江是“國統區”的戰略要地,國民黨的陸、空軍司令部,美空軍司令部,以及中美聯絡司令部和中美空軍聯隊,都先后設在這里。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后,麥克阿瑟以遠東盟軍總司令的名義規定:盟軍各戰區由戰區最高統帥受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命令陸軍總司令何應欽為代表受降,并確定芷江為接洽受降地點。

何應欽于8月20日由重慶飛抵芷江。当晚何應欽召開軍事會議。參加會議的有同日到達芷江的高級將領盧漢、湯恩伯、王耀武、張发奎、廖耀湘和湖南省主席吳奇偉等人。何應欽在會上報告了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無條件投降的經過;宣布成立芷江前方司令部,接受日軍投降,處理收复區軍事、政治、經濟等事項。具體議定了做好接待日方投降代表的准備工作,划定各戰區及軍事長官,成立南京“前進指揮所”;迅速空運部隊接管日軍占領區,防止共軍占据,21日舉行接洽投降儀式,指派肖毅肅參謀長主持。

8月21日早晨,芷江城內歌舞升平,大街小巷張燈結彩,家家門前彩旗飛舞。人們趕忙吃過早飯,歡喜若狂地奔向機場。三個來時辰過后,只見一架尾巴上飄著兩條紅帶的綠色運輸機和三架護航的戰斗機出現在機場上空。從見到飛機到著陸,機場上連連暴发出雷鳴般的歡呼聲。“日本投降了!”“中國勝利了!”累遭日機野蠻轟炸,家家庭園積著厚厚一層碎瓦的芷江人民,終于盼到了這一出頭之日。之后,中美憲兵數人登上日機,對日軍投降代表進行仔細檢查。然后,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茨的代表副參謀長令井武夫一行8人,走下飛機,匆匆鑽進擂有小白旗碼兩輛敞篷吉普車,在新六軍防區舉行了具有历史意義的乞降儀式。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