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進入大會堂全體起立 鄧小平坐著不動

2017-03-20 02:35:33

個人崇拜問題在文革時期呈愈演愈烈之勢,尤其是對毛澤東的吹捧。文革結束后,中共高層准備肅清封建余毒。李維漢認為“神”是大家造出來的,1962年,有一次在大會堂開會,毛澤東一來,從劉少奇、周恩來起統統都站起來了,只有鄧小平坐在那里沒有動。本文摘自1999年第5期《百年潮》,作者石光樹,原題為《李維漢建議鄧小平肅清封建遺毒》。


1974年底,毛澤東和鄧小平握手(圖源:Getty/VCG)

在紀念五四運動八十周年的時候,我們深深地懷念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和理論家李維漢。他不僅在八十年前作為青年革命者參加了那場轟轟烈烈的愛國民主運動,向封建堡壘進行了猛烈的冲擊,而且在晚年,即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他又十分注意、特别強調肅清封建遺毒的問題。他根据自己所經历的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國历史发展的經驗教訓,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慘痛教訓,提出必须在政治上、思想上徹底肅清封建主義的思想影響,并鄭重建議鄧小平同志親自補上這一課。這一建議受到了重視和采納,被作為黨和國家改革開放事業中一項重要任務提出來,它對于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具有重大指導意義。

“有一個重大問題,壓在我心頭放不下來,這就是封建遺毒。”

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李維漢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殘酷迫害,被批斗四十余次,关押八年之久,1975年又“流放”到湖北咸寧勞動改造,直到粉碎“四人幫”以后,才于1977年回到北京,重新获得自由。此時,他已是83歲高齡了。憑著對黨和人民的耿耿丹心,他要竭尽余力,為黨和人民多做一點工作。当時的中國百廢待興,李維漢根据自己長期革命斗爭的丰富經驗,多次向黨中央和中央領導同志提出一些重要建議,受到中央的重視和采納。

1979年夏天,李維漢在北京醫院住院。一次他對前去看望他的孫起孟說:有一個大問題,一直壓在我心頭放不下來,這就是在我們黨和國家的历史上,怎么會发生“文化大革命”這樣一場空前的浩劫?“文化大革命”雖然已經過去,但是對它的成因非搞清楚不可,中國共產黨有這個历史責任,對此作出科學的分析,提出科學的答案。只要病源真正搞清楚了,多么厲害的病也不難防治,否則不能確保“文化大革命”不再发生。這一點如果我們黨不搞得一清二楚,我的心無論如何放不下,對黨的事業和后代子孫都交代不過去。当孫起孟問及他的看法時,他說,問題的关鍵在于封建遺毒,為了從根本上挖掉“文化大革命”這一禍根,必须把肅清政治思想上的封建遺毒作為一項至关重要的任務提出來。以后,他又多次對去看望他的領導同志以及報社記者談起這個問題,但他又不同意以他的名義发表文章。他考慮得很多,說得也很多,概括起來,主要的內容有:

(1)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國人民進行了28年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在政治上徹底粉碎了封建統治,在經濟上廢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這是偉大的勝利。但是,由于我們老是打仗,在戎馬倥傯的歲月里來不及對封建主義意識形態和傳統習慣進行清算。這樣,封建主義思想遺毒就成為一种傳統力量被帶到了社會主義時代,在“文化大革命”時期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2)毛澤東對我國封建主義傳統的嚴重性是認識不足的。在毛澤東著作中,個别地方雖然提到過反封建主義思想的問題,但他沒有意識到要同封建主義的傳統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然而封建主義的意識形態主宰中華民族的精神世界長達几千年,封建遺毒的危害和影響比起教條主義來,其深度和廣度不知道要大多少倍。毛澤東對封建主義的意識形態卻沒有像對于教條主義那樣重視過,也沒有用那樣大的力氣去清算過,這個問題不能不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