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錄:夢回一戰前夕(二)

采桑子撰寫2017-03-19 10:35:11

第一次世界大戰距今已有一個世紀左右的历史,那段历史猶如陳舊破碎的照片,泛黃、殘片。但足以驚醒后人,貪婪的惡果,戰爭的殘酷。它是如何发生的?

……

一個熟悉的身影

在這個世界上,哪都少不了它這個龐然大物——俄國,因為它面積太大了。

不過這個龐然大物由于處于亞歐大陸最北邊,靠近北極圈,雖然有著漫長的海岸线,但卻几乎沒有一個不凍港。因此,謀求一個不凍的出海口成為历代沙皇孜孜以求的目標。当然為了出海口,历代沙皇開始了對“領土擴張”特有的“癡迷”。從莫斯科公國到沙俄帝國,它的領土擴展了400倍,截止一戰,俄國的領土已經達到了2280万平方公里。

為了這樣的“俄國夢”,它逆時針開始,先后與瑞典、奧斯曼土耳其、英法、中國、美、日等列強相遇。17世紀開始,它遇到的是奧斯曼土耳其。從1676年到1922年這近250多年历史中,雙方发生了12次俄土戰爭(未含1568年-1570年的那次)。而第一次世界大戰,是雙方的第11次。

事實上,俄土間的第11次戰斗是第10次戰役后柏林會議分贓利益冲突的延續。柏林會議上,奧匈和俄國在巴爾干半島問題上“分賬不均”,俄國在保加利亞的勢力大大被奪,而奧匈則在赫塞哥維納、波斯尼亞兩地取得保護權。這令俄國甚是不滿,借著当地民族主義興起,俄國打著斯拉夫民族的旗號,試圖以支持塞爾維亞以對抗奧匈帝國的擴張。


俄國彼得大帝(圖源:Getty/VCG)

此后,奧匈和俄國的冲突加深,于是就有了那次刺殺,還有第一次世界大戰。

一場“意外”的刺殺

当然這些背景充当著的是僅僅是火藥的角色,點燃火藥的那顆火星子就是那場刺殺。只是這場刺殺是由各种“意外”連接起來。

第一個“意外”是被刺殺的皇儲斐迪南大公。他本是奧匈帝國皇帝弗蘭茨的大侄子,并不是皇儲。誰料本來的皇儲魯道夫大公是個情种,為情自殺,并且他還是獨生子。于是当皇儲這好事兒就意外落在了斐迪南大公身上。

第二個“意外”是他媳婦索菲。索菲出身于捷克一個沒落的貴族,但斐迪南大公也是個情种,與她一見钟情。只是整個奧匈帝國哈布斯堡皇室都反對兩人的結合。經過雙方各种較量與妥協,最終讓這場王子與灰姑娘的愛情故事變成了現實。只是,索菲在自己婆家并沒有获得應有的尊重。斐迪南大公為了討好自己老婆開心,帶她來到外地的薩拉熱窩。因為到帝國的殖民地,才可以拋掉維也納宮廷的束縛,才可以給妻子應有的尊重。

第三個“意外”是這場軍事演習。有人稱這是史上“最二(傻)”軍演,因為日子挑選在6月28日,是塞爾維亞的國恥日。500多年前的這一天,塞爾維亞在科索沃戰役中失敗后被土耳其征服,但斐迪南大公這對小夫妻對此一無所知,仍在歡樂的度假氛圍当中。

第四個“意外”是這場刺殺。事實上,塞爾維亞“黑手會”和波斯尼亞青年會的這場刺殺是失敗的。軍演后,在斐迪南大公夫婦坐著敞篷轎車駛向市政廳的路上,他們安排了多次刺殺,其中一次刺客向斐迪南大公夫婦仍出了炸彈,不過并未成功,僅僅炸傷了隨行的几個人。而其他几處刺客都沒有找到機會刺殺。斐迪南大公夫婦安全來到了市政廳。

然而,結束完見面的斐迪南大公忽然想去探望自己被炸傷的隨從,這或許是命運的安排。事實上,更巧的事情還发生在之后。首先,斐迪南大公的汽車司機鬼使神差的走錯了路。其次,在掉頭的途中,恰巧遇到了這次刺殺組組長普林西普。于是,刺殺意外中成功了 。

不過,這場“意外”的刺殺并不意外。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一戰前夕,巴爾干地區的民族主義高漲,民族矛盾已空前激烈,歐洲大陸德法之仇也醞釀已久,一觸即发。被鼓噪起來的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劍,它能讓受壓迫民族获得巨大的力量,戰勝強大的敵人,同樣它也能滿足強大民族的虛榮心,讓他們對弱小民族的欺壓的行為理所当然。事實上,它可以是民族偉人華麗的斗篷,也僅僅是政客手中的一張牌

所以如何馴服“民族主義”這頭猛獸,是任何一個民族和國家都必须且永遠需要應對的難題。

(采桑子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