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力群與清除精神污染的真實关系

2017-03-18 01:10:19

上個世紀80年代,“清除精神污染”是胡耀邦和鄧力群對抗與爭奪的焦點。而关于這個詞到底是誰首先提出和发明的眾說紛紜。有人說鄧力群是這個詞的发明者,当事人鄧力群曾1984年“不認賬”,卻又在三年后“認了賬”。這究竟是為何?鄧力群與清除精神污染的真正关系到底是什么?本文摘自徐慶全個人微信公眾號“八十年代”,原題為《徐慶全:說說鄧力群與“清除精神污染”這個詞》。


鄧力群被人們稱為“左王”(圖源:AFP/VCG)

1983年3月14日,馬克思誕辰100周年。3月16日,以周揚署名的《关于馬克思主義几個理論問題的探討》在《人民日報》刊发,在知識界、思想界引起了極大反響。当然,也在中央高層引起了一場爭論,甚至引发了一場在当年被稱之“清除精神污染”的運動。

有人說,這場搞了“二十八天”的運動,是“不叫運動的運動”。可是,在我們那個孔孟之鄉,我感覺就是真真切切的運動,學校為此還開除過是“污染”源的學姐。

因此,“清除精神污染”這個詞,深深地鑲嵌在記憶的“內存”。

“清除精神污染”這個詞,是誰发明的?

1983年,我是一名大二的學生,渾然不知周揚有這樣的大報告,当然也更不知道因為這個報告所引发的爭論;只是到了這年10月開始的“清除精神污染”運動波及到我所在讀的大學時,同學之間多次傳閱并珍藏的《人,啊人》(戴厚英著)一書被強行沒收了!甚至錢钟書的《圍城》也好像列入了應該“清除”的“精神污染”名單中,取而代之的是胡喬木所著的《关于人道主義與異化》。老師說,這全是因為周揚那篇報告引起的。

胡喬木的《关于人道主義與異化》,是1984年春開學后,學校免費派发的。人手一冊,有組織學習討論,以消除周揚所鼓吹的人道主義與異化的影響。“鼓吹”這個詞,已經是個久違的字眼,但当時輔導的老師就是這樣說的;“清除精神污染”這個詞,報紙上鋪天蓋地,老師也朗朗上口。同學們覺得拗口,常常用“清污”簡化,甚至嬉鬧。比如說,踢完球,相約去洗澡:走,“清污”去。

可是,學習胡喬木的著作,搞不清楚什么是“精神污染”,如何“清除精神污染”。他的文章洋洋灑灑三四万字,好像只有一兩處有“清除精神污染”這個提法。

既然胡喬木的報告是對著周揚來的,就去從周揚的報告找“精神污染”源吧。可是,認真學習周揚的報告,反倒更糊涂了。

以当年有限的政治學常識,我覺得他們兩個人的報告都繞來繞去,讓人不著要領。

周揚講“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胡喬木講“社會主義的人道主義”。可是,我們的社會主義不是在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下建立起來的嗎? “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是天然的公式;“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社會主義的人道主義”怎么就是“不等式”了?“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在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下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居然是錯的?不應該提倡?可“社會主義的人道主義”又包括在馬克思主義之中,怎么又不能說“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兩個大理論家在一塌糊涂地爭個甚?

(采桑子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